陕西

【年·记忆】洛川火碗

来源:延安市洛川县融媒体中心 2021-01-26 20:35

火碗是一种器具,更是一道美食。

火碗,材料与砂锅相同,用法与火锅类似。圆形,像是一口带底座的锅,锅中间冒出了一个小小的烟囱。底座与上部相连,底座侧面留有进风出灰口,烟囱里放置木炭,四周放置食材,食材与火被烟道分开。这是一种将炊具和餐具合在一起的特色器具,简单,古朴,自然,充满智慧。

在过去,火碗是一种身份高贵,只有在重要节日、重大庆典或者招待极其尊贵的客人时才会制作的美食。过水焯熟晒干的白萝卜,用水泡发,稍稍煮过的粉条,豆腐片,熟五花肉切成薄片,与肉汤或者高汤在火碗中相遇,产生一种年节和家的味道,一种冬日里温暖的味道。

据说洛川火碗历史悠久,悠久到从我记事起,火碗就是我渴望而难得的享受,只有过年才能吃上,还得等大人们开动了许久我才能大快朵颐。再往前,有多少辈多少年的历史,我不得而知,据说从西周开始就有了。洛川位于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的中间地带。洛川人,也将游牧民族向火而食的习俗融入了自己的生活,又用了定居于一方土地才有的易碎的器具,便成就了这特有的火碗美食。

火碗似锅而不叫锅,是洛川大塬人的豪情,是就锅而食的直白描写。古老的先民们,在物质匮乏的年代,用朴素的用具和简单的食材,生生创造出了一种不简单的美味。砂土成型过火,就成了器具,就把火与食材同时端上了饭桌。滋滋冒油的五花肉,吸足了汤汁的萝卜干,晶莹剔透的粉条,夹在筷子上微微颤抖的豆腐,加点油泼辣子和葱花,香气氤氲满屋,富足、温暖、诚意也氤氲满屋。

现在,人们生活好了,火碗也与时俱进,有了一些变化。砂制的火碗易碎,便出现了铜制的火碗。铜火碗不易碎,但古朴之气和小火慢炖、汤浓味美的功夫也少了一些。火碗,也不再是年节才可以品尝的了。冬日里,下点小雪,一家人或者三五好友,围桌而坐,点燃木炭,就着小酒,边吃边聊,生活就像火碗的名称一样,火红,完美。

火碗里面的内容也丰富了起来,蘑菇,木耳,火腿,只要是你喜欢的材料,都可以加入火碗,丰富火碗和生活的味道。

如果不想动手,也可以呀。农家乐里,好客的主人,手脚麻利,一会儿工夫就可以把冒着香气和热气的火碗端上餐桌,再配上同样过年才能吃到的油糕、软馍、黄黄,外加时令野菜,农家小炒,特色面食,一顿丰盛美味、富有果乡风味的宴席就可以享用了。尤其是有外地的朋友来洛川,如此招待,经济、实惠、有诚意、有面子,主客皆欢。

今天,人们不再满足于家乡一隅的天地,而是走出家门,在全国各地四处创造更美好的生活。洛川的火碗,也像洛川苹果一样,搭载着新时代的列车,走出洛川。听说洛川县城南几里路处作善村有人将制作火碗的所有材料打包成可以带走、邮寄的包装,通过便捷的网络和快速的物流,让全国各地的朋友都可以不用来洛川就可以品尝到传统的洛川火碗。现在,不管你是思乡的洛川游子还是喜欢洛川美食的外地朋友,点点手机屏幕,短则一两天,慢则三四天,快递小哥就会把火碗或者洛川的其他特色美食送到您的手上。传统和现代结合,带来的,不仅是便捷,还有历史的传承和发展。

我们享受传统,热爱传统,可是我们不守旧,不满足。就如同火碗,从历史深处走来,古朴、厚重,又生机勃勃向未来走去,走出洛川人的新风貌和洛川的新气象,越走越红火,越走越完满,越走越与我们的血脉融合得紧密。

(作者:洛川县职业中等专业学校 郭晓峰)

洛川火碗

精彩推荐

更多推荐

下拉更多推荐

应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