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

【三秦文学】“辣儿子”中的乡情

来源:宝鸡日报 2020-09-17 07:27

有一道菜在我看来,很是特别!其实,它的食材就是西府人最常吃的“线线椒”,说其特别,就在于它不是长好的线椒,而是霜降后,只长成一半,或者连一半都不到的小线椒。这种小线椒,用农家自榨的菜油,伴以花椒、姜丝、醋,一炝炒,辣味不是十分强烈,却十分鲜香。婆婆是宝鸡岐山人,她说,这种小线椒被当地人称为“辣儿子”或“辣椒儿子”,是一道很味长的过冬菜。

“辣儿子”。

炝炒“辣儿子”中,有着农家人勤俭持家的灵巧。“线线椒”在西府乡间的种植十分普遍,不仅田间地头可以时常看见它们青翠的身影,就连农家小院中,甚至花盆中也时常闪现它们绿莹莹的娇俏身段。从每年七八月开始,辣椒熟了,农家人也陆续收获辛辣又鲜美的味道。这时,虽然有刚长成一半、娇俏可爱的“辣儿子”,但农家人舍不得吃,只盼着它再长大些,多长点分量。等到霜降过后,气温降下来,一些没完全长成的辣椒,随着枝叶的枯萎,也停止了生长。这些“辣儿子”是卖不出好价钱的,扔掉更是可惜。农家妇女会在连根拔整株辣子时,爱惜地把小小的“辣儿子”也摘下来。因为还没有完全长成,辣味不是太浓,倒是鲜香味更出头些,所以,经过炝炒,一盘“辣儿子”可是最美的冬日佳肴。

炝炒“辣儿子”中,有着农作物自然融合的奥妙。辣椒的叶子本是不能吃的,但和“辣儿子”炝炒在一起,去掉了叶子的苦涩味道,嚼起来劲道入味!特别是在不少岐山人的餐盘中,“辣儿子”是与辣子叶一同,相辅相成、相映成趣、相得益彰,它们和睦相处,构成了一道别致的农家美味。如此,我不得不感叹,农作物的妙趣,无论花与叶、叶与果,它们都有着自然融合的门道啊!

炝炒“辣儿子”。

炝炒“辣儿子”中,有着顺应时节的智慧。在过去,冬季是新鲜蔬菜相对较少的时节,所以,农家人都会备不少萝卜、白菜以过冬。而“辣儿子”的出现,为寡淡的冬季餐桌增添可以下饭的鲜美。婆婆说,她原来经常炒“辣儿子”,炒的时候多放些油,炒好了用罐子精心装好,让油淹过表面,可存放一个多月,每次家人用老碗吃面时,夹几筷子拌着吃,别提多解馋了!哦,原来“辣儿子”的出现,不仅是农作物顺应时节的规律,更有着农家人顺应时节的智慧!

那天,我竟然在菜市场上见到一位农家妇女叫卖着“辣儿子”,我欣喜地问她:“姨,这是你家的辣子?”“对啊,一般人都不知道,其实这碎辣子炒着香得很呢!”“我知道啊,滋味长得很!”

是啊,长长的滋味中,有西府人对土地的眷恋,对家乡的缱绻,对这方水土、这方人的无尽赞叹!

精彩推荐

更多推荐

下拉更多推荐

应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