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

路边昏倒被送至“收容”医院后离世 53岁“无名氏”之死谁之责?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2019-11-14 10:55

11f177bb28898f5a38c218484606a6b6.jpeg

11月7日22时

辛家庙泰和居小区西门口

53岁的惠师傅晕倒在地

身上无身份证明

手机无法解锁

22时04分

辛家庙派出所接群众报警

称一男性醉酒躺地

民警叫来120

22时31分

西安急救中心北环医院急救站出车

根据患者症状送往按摩医院

按摩医院接诊

医护人员发现,患者并未饮酒

该院隶属西安市民政局

但无条件拍CT

且事发当晚处于停电中

23时30分许

见父亲迟迟不归,儿子打电话

得知父亲出事了

8日凌晨0时许

家属来到西安市按摩医院

看到惠师傅半个身子在抽

翻着白眼

打了120紧急转院

0时30分许

惠师傅被送往西安市中心医院紧急抢救

经诊断脑出血已达70ml

9日5时许

惠师傅抢救无效不幸身亡

死者家属:“我不敢去怪120,毕竟父亲晕倒在路边,120也是好心把父亲送到了他们认为应该送到的医院。我更不敢去怪西安市按摩医院,毕竟他们是公益性救助类医院,没收一分钱。可这件事,真的让人难以接受……”

如果120救护人员对患者症状有更精准的判断

将其送往大医院……

如果按摩医院能及时发现患者病情恶化

及早为其联系转院……

可惜世界上没有如果……

“我不敢去怪120,毕竟父亲晕倒在路边,120也是好心把父亲送到了他们认为应该送到的医院。

我更不敢去怪西安市按摩医院,毕竟他们是公益性救助类医院,没收一分钱。可这件事,真的让人难以接受,如果120能第一时间发现父亲是脑出血送到大医院,如果按摩医院能发现异样,及时转院......”

53岁的惠师傅,最终因脑出血,抢救无效死亡。

他在深夜回家的路上突然昏倒,因为没有身份证明被120按照无名氏送至了医疗条件较差的收容救助性质的医院。待家属找到时,惠师傅已经生命垂危,再送往三甲医院时,脑出血已经达70ml,医护人员也无力回天。

是醉倒路边还是昏迷路边?

11月7日22时,在西安辛家庙泰和居小区西门口,一名男子昏倒在地。当晚辖区辛家庙派出所的报警受理回执显示,22时04分,群众报警称该处有一名男性醉酒躺地。

随后民警叫了120前来。在西安急救中心北环医院急救站值班工作登记表上记载着:22时31分出车,一名无主男子,昏迷,送往按摩医院。在该医院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危重病人(无主)120接诊单上记载:患者意识不清,呼之不应,生命体征平稳,无明显外伤。该医院医护人员告诉记者,患者仅是昏迷,并未饮酒。

按摩医院是否具备治疗能力?

西安市按摩医院隶属西安市民政局,该局网站上显示该院职责任务为:开展日常疾病诊疗;为城市流浪乞讨人员的患者提供就治;开展医疗按摩和保健按摩服务等。

“我们科室主要是对社会流浪乞讨病人救治。”一位医护人员说,“当时的医嘱是昏迷待查,医院的条件是不好,也确实没办法进行更加专业全面的检查,如CT拍片之类的。”据华商报记者了解,当晚该医院还处于停电状态。

这位医护人员称,所谓的生命体征平稳是,血压正常,并未处于异常情况。这名患者送到医院时随身无身份证件,仅携带一部手机,还因为有锁屏密码,外人无法打开。

家属找到时患者已生命垂危

11月7日23时30分许,居住在辛家庙祥和居的小惠和母亲迟迟未见父亲回家,有些担心便拨打了父亲的电话。“父亲平时上班也就是晚上10点左右回来,可那天到晚上快12点还没回家,我和我妈就着急了,打电话给父亲,这才知道出事了。”小惠说,“接电话的自称是按摩医院的医护人员,他说我父亲在路边昏迷被120送到了他们医院。”他父亲昏迷的位置,就在祥和居隔壁泰和居小区的西门。

凌晨0时许,小惠驾车和母亲来到西安市按摩医院。“父亲在一个大房子里,里面还有两三个精神异常的人,我父亲躺着,半个身子不能动,半个身子在抽,翻着白眼,我怎么叫他他都听不到。”小惠说,“父亲的样子很吓人,我赶紧叫医生,他们也没办法,然后又赶紧打了120。”

送往抢救脑出血已达70ml

次日0时30分许,患者被送往西安市中心医院紧急抢救。经诊断脑出血(右侧丘脑)破入脑室(量约70ml),高血压病3级(很高危),双肺炎症。

医护人员随即进行了手术治疗,尽最大努力抢救,但惠先生还是不幸于11月9日5时许死亡。

“医生说送来的太晚了,脑出血就是和时间赛跑,没能第一时间送到医院抢救,我真的难以接受父亲的突然离世。”小惠说。

小惠说:“我不敢去怪120,毕竟父亲晕倒在路边,120也是好心把父亲送到了他们认为应该送到的医院。我更不敢去怪西安市按摩医院,毕竟他们是公益性救助类医院,没收一分钱。可这件事,真的让人难以接受,如果120能第一时间发现父亲是脑出血送到大医院,如果按摩医院能发现异样,及时转院……”

急救中心解释:病人送哪完全是病情考量

华商报记者联系到了西安市急救中心相关负责人。“目前已经安排医务科进行调查,有结果后会第一时间公布。”该负责人表示。

昨晚8时许,急救中心另一位负责人致电说明:“经调查,120抵达现场时,患者昏迷有酒气,血压良好、瞳孔正常、生命体征平稳,医生才将患者送至按摩医院。”

该负责人明确表示,医护人员绝不会漠视生命,把生命体征异常的患者送至医疗水平较差的医院。“120每天都会遇到大量的无名氏患者,各大医院也有针对无名氏患者的救治通道,救治无名氏患者的案例也很多。”该负责人说,“我们的医护人员在选择送哪个医院时只会考虑病情的需要,而绝不会因为他是无名氏患者。”

记者说话

看似正常的偶然事件为何出现让人惋惜的结局

53岁的惠先生昏倒在回家路上离家不到1公里的路边,因为没有身份证明,无法及时和家属联系,急救人员通过判断生命体征平稳,送到了主要用于救助救治城市流浪乞讨人员的公益性医院。

小惠告诉我,他的父亲确实有高血压史;常识告诉我,高血压易引起脑出血。

我相信没有人会漠视生命,即便他是无名氏的流浪汉。我相信120的医护人员会专业地对待每一个求助他们的人。我相信每一个人都尽了最大的努力,可让人无奈、惋惜甚至悲痛的是,惠先生昏倒后一系列看似程序上没有问题、看似谁都有理的处理,最终却是一个让人无法接受的结局。

惠先生的不幸离世,也许是一起偶然事件。可我在想,下一个在深夜路边昏倒的无名氏会被送到哪?这个无名氏会不会是每一个深夜,晚归的你或者我? 华商报记者 谢涛 文/图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精彩推荐

更多推荐

下拉更多推荐

应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