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

首届“西安市最美书店”昨揭榜 30家书店获表彰

来源:华商网 2019-07-21 08:26

5d32ac863c006.jpg

西安,“书香之城”。西安市民消费图书的质量和数量都很令人赞叹。文化成为生活刚需,是一件自然的事情。

昨日,西安市召开了首届“西安市最美书店”表彰大会,会上通报“书香之城”建设情况,并对首届30家“西安市最美书店”获奖书店进行表彰。西安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部长张琳出席并讲话。

30家“西安最美书店”获表彰

会上,授予言几又·迈科中心旗舰店等10家书店为“十大明星书店”;樊登书店湖城大境店等10家书店为“十大人气书店”;汉唐言树朗读书店等10家书店为“十大特色书店”。

张琳指出,近年来,西安市委市政府把“促进全民阅读,打造书香之城”作为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和打造丝路文化高地的重要抓手,大力扶持实体书店建设,培育发展新模式新业态,“书香之城”的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效。下一步,要继续加大对实体书店扶持力度,要坚持社会效益优先,保持不断创新发展态势,打造更多“书店+”新业态的“最美书店”。要以第29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在西安举办为契机,广泛开展全民阅读活动,营造浓郁的书香氛围,推动全市“书香之城”建设再上新台阶。

5d32ac86089bc.jpg

言几又旗舰店 单日接待超5000人

言几又·迈科中心旗舰店由日本著名设计师池贝知子设计,这也是池贝知子在中国的处女作。设计灵感来源于大明宫,整个书店采取了宫殿式布局,一个个独立的小空间融合成一个巨大的艺术空间,包括艺术之美、生活之美、哲思之美、文学之美以及有“意思”的旅途、长安长安等主题空间,给人一种沉浸式的感官体验,有13万册丰富藏书。

据工作人员介绍,去年11月初试营业以来,这里日均客流量超5000人,周末单日接待1.2万人次左右。西安人对于此类文化空间的热爱,从数据可见一斑。

5d32ac8622704.jpg

樊登书店计划五年内在全球开1万家

樊登书店是基于樊登读书会互联网基因打造的新零售模式下复合业态的精品社区书店,集书籍、咖啡、文化产品和学习生活场景应用为一体。2013年11月,樊登于上海发起樊登读书会;2016年11月,第一家樊登书店在福建泉州正式建立,截至2019年7月,全球已有263家樊登书店,其中256家在国内,其余7家分布于奥地利、美国、泰国等国家。

樊登书店创始人吴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樊登书店已经在西安开了7家直营店、6家加盟店,还有3家直营店预计10月前开业。“我们的目标是未来五年内开10000家樊登书店,让更多人爱上阅读。” 华商报记者 肖琳

附:首届『西安市最美书店』TOP榜

十大明星书店

言几又·迈科中心旗舰店

蓝海风漫巷

曲江书城

钟书阁西安店

拾间书院

西安新华图书大厦

嘉汇汉唐书城

RDV书店

京广·尚悦24h会员书店

阅己书屋钻石半岛店

◎十大人气书店

樊登书店湖城大境店

新华书店·西电1931

乐乐趣童书馆

一八九八咖啡书吧

关中大书房

琴书阁书屋

华清文创服务中心书吧

西西弗书店·益田店

巷往书店中大店

新华书店钟楼书店

◎十大特色书店

汉唐言树朗读书店

伴山书屋

古西楼书屋

新华里

猫的天空之城书店

西安古旧书店

小院生活

阅己书屋陕西名人馆店

勿舍书吧

品阅书屋

名家书房

到陕西著名作家的书房沾书香华商报走进名家书房系列之四

邢小利书房里

收藏了陈忠实百余种书

书香自古绕长安,中国历史上第一所私立书院与官办书院皆起源自古长安。

西安之东白鹿原上有中国西部第一书院——白鹿书院,自2005年创办起,由著名作家陈忠实担任终身院长,著名评论家邢小利担任常务副院长。

在白鹿书院常务副院长邢小利的书房里,你可以读到一些时光荏苒里飘散墨香的故事。

“有远见”:《废都》首版首印 邢小利就买了20本

邢小利的书房在西安城西,与湖比邻,深藏于一座高楼的几近顶层,视野高阔。进门即可见古琴相伴木制茶台,书架三边环绕,坐其间,立嗅墨香。客厅的三组书柜容量巨大,分门类别而置,以文学、历史、艺术、哲学为主,记者目测有千本左右的藏书。

回忆藏书里的执著与幸运,邢小利说,古典文学作家中自己特别喜欢陶渊明,几乎所有研究陶渊明的书籍,包括一些台湾、香港版本,他凡得知遇见必定收阅,深藏在书架底柜里,不轻易示人。

在现当代文学类书架前,他自豪地展示了涵盖包括柳青、孙犁、浩然、王蒙等中国当代著名作家的作品,令人艳羡的是其中大多还是签名版本。

藏书中一本贾平凹的精装版本《废都》尤其醒目,据了解,《废都》第一版第一印发行了四十万册,“当时我买了二十本,说明我非常有远见啊。再加上贾老师的扉页签名,可见其珍贵。”邢小利笑谈,“不过友人赠送、藏友求书等,如今仅余三两本。”

此处并非邢小利唯一书房,据说另一书房藏书更多。

跟踪阅读:陈忠实追柯切托夫 邢小利追陈忠实

邢小利收藏了海内外几乎所有版本的陈忠实作品,囊括了陈忠实出版过的百余种书。他说:“许多是陈老师签名送给我的。”其中两个大小不同的法文版《白鹿原》尤其吸睛,国内极为鲜见。记者翻开一本装帧朴素的《白鹿原》,竟然是首版首印,“这是第一版本第一印刷的精装本,印刷于1994年的,使用1993年6月人民文学出版社的首版,当时只印了两千本。”除了《白鹿原》,记者还看到《白墙无字》《告别白鸽》《日子》《在河之洲》《拥有一方绿荫》《生命之雨——陈忠实自选散文集》《初夏》《释疑者》《原下集》等各类作品。

聊到陈忠实,邢小利的每字句里都饱含敬佩:“陈忠实老师能从一名业余的文学爱好者,走向手捧巨著的当代著名作家,我认为他文学方面的成长与发展,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与他的勤奋读书分不开的。他读了许多书,从最初模仿写作,到写自己对历史对生命的思考,都与读书息息相关,所以我把他读过的书基本都搜集到了,他读什么我也读什么……”

“陈忠实老师写白鹿原之前读了不少相关的历史书,比如王大华的《崛起与衰落:古代关中的历史变迁》,还有一些不同历史时期的外国文学作品,我都会买来仔细阅读,以掌握他的思想脉络。陈忠实非常推崇前苏联作家柯切托夫,他在《借助巨人的肩膀——翻译小说阅读记忆》一文用饱含热情的笔墨讴歌了这位苏联老作家对自己创作道路的影响,陈忠实老师从1973年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跟踪阅读’这位作家的作品。我阅读同样的作品,一是希望获得陈老师汲取精神源头的所思所得,用于研究与评论,二是亦师亦友地学习。”

提及白鹿书院,邢小利称这应当是陕西文学之幸了。“中国第一个民间书院和官方书院都起源于长安。白鹿书院在2005年的6月成立,由陈忠实牵头并担任终身院长,我有幸能担任常务副院长。”白鹿书院成为中国西部第一书院,有人称白鹿书院与山东万松浦书院、湖南岳麓书院、北京中国文化书院等四家书院,在某种程度上构成了现代书院文化版图中的东南西北四大格局。“陈忠实老师故去三年有余,白鹿书院依然秉承着陈老师创办之初的理念,经常举办一些专题讲座,邀请专家、学者来院交流,架起了专家、学者与学子之间的桥梁,白鹿书院也在学术研究和文化交流过程中更加确立了自身的文化品格。” 华商报记者 王宝红 路洁

读书故事

邢小利:

我写文学评论

不讨好作家,也不讨好读者

每个人小时候都有职业理想,有人想当作家、有人想当画家、有人想当书法家,但极少有人想当评论家。因此我们很好奇文学评论家的职业道路是怎样走的。近日,华商报记者采访著名文学评论家、白鹿书院常务副院长邢小利。

少年时期,把村里能借到的书都看了

邢小利的童年在农村度过。“上中学以前我把村子能借到的书都看了,我10岁到14岁时看的书比较多,看得最多的是当代文学作品。”当时家里不会给小孩零花钱,邢小利就把麦秆编成辫子卖钱买书。

“那时候我想当一个作家。”邢小利说,“农村最热闹就是红白喜事,所以有时候我会思考死亡的问题。活一辈子很不容易,做件最伟大的事吧。什么最伟大?作家写书影响大,就当个作家。”

中学岁月,新华书店打工如鱼得水

中学时邢小利进了西安城,当时家住竹笆市,出门转到西大街,走不远就到老的省图书馆了,拿学生证任何书都可以借。

“初三到高中,我开始看古典文学,借阅了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编的《古代文学史》四卷本。”邢小利说,之后读了高步瀛编的《唐宋文举要》和《唐宋诗举要》,还有《古文观止》,都是经典的文选类作品。再后来就看外国作品。

因为有亲戚是新华书店员工,邢小利初中的寒暑假就到新华书店干临时工,这对他来说简直如鱼得水。从1976年做到1979年,邢小利在店当过营业员,也管过库房,“那几年新时期出版的书我都看过,也买过不少书。”

大学年代,遍读文艺理论书籍

上大学后,他开始练习写评论。邢小利说:“我记得路遥的《人生》出来后,我写了一个评论,被收到了一个当代文学研究的刊物里。这对我激励很大,我开始全面读文学理论著作,《文学理论》《中国古代文论》《西方文论》都读过。”

除了文艺评论,邢小利还接触了建筑美学,甚至音乐美学。“我想知道建筑、音乐的美,从理论上来说怎么讲。中国上世纪80年代美学热,当时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李泽厚、朱光潜。”

文学评论,首先要对得住我自己

邢小利认为,从事文学评论和自己的读书经历、生活经历都有关系,“写评论不能只写理论条条,必须读大量作品,对作品的语言、作品形式要有感受,同时对生活还要有感受。”

文学评论可不是好写的。不可能只写溢美之词,但批评可能会得罪人。邢小利告诉记者:“我写文学评论,首先是写给我看的。我不管你是谁,我评价的是文章,和人情没有关系。我不讨好作家,也不讨好读者,首先要对得住我自己,至于最后作家说我写得好不好,也不关我事。我写过二十多篇评贾平凹的文章,真的是批评,他也没有因此跟我关系不好。还曾经让我出面组织作品研讨会。真正的作家能看懂评论。不过邢小利也感慨,因为专业做文艺评论的刊物少,文艺评论的阵地越来越紧缩。

谈到即将在西安举办的第二十九届书博会,邢小利表示是一个特别好的交流平台。“前几年的书博会,我的作品《陈忠实画传》《陈忠实传》作为主要推广作品也参与了。书博会上,出版社会把最好的书拿来展销。读书读得再多的人也有盲区,所以我们可以去书博会上开阔眼界。” 记者 路洁 本版图片由记者 王宝红 路洁 摄

精彩推荐

更多推荐

下拉更多推荐

应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