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

我们的爸爸“去哪了” ?不管他们去哪 都是为了这个家

来源:三秦都市报 2019-06-16 09:37

d24b7049ea9ef5a550976abc86832ce5.jpeg

“父亲”是怎样的人?是沉默寡言,还是高大伟岸……在孩子眼里,这个人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但是,部分爸爸,为了维持生计忙于工作应酬或其他客观原因,恰恰在家庭中缺了陪伴孩子的角色。

今天是父亲节,让我们走近4个不同家庭的“父亲”角色,他们中有奋战在脱贫攻坚一线的驻村干部、保家卫国的军人、铁路建设者和出租车司机,在孩子的眼中,他们少了对自己的陪伴,但对家庭的付出和家人的“爱”深沉而内敛。

爸爸去哪了?

他在帮助贫困村的村民们

六一儿童节、学校的家长会、自己的生日,在8岁优优的记忆里,这些场景中很少出现过父亲唐喆的身影。但是优优并没有过多抱怨,因为她知道,爸爸作为一名扶贫驻村干部,在帮助许多贫困的人走向富裕。今年的父亲节,优优想对唐喆说一句“爸爸,我爱你”。

“爸爸,这个周末你能回来吗?我想让你带我出去玩。”在视频通话的一头,优优问道。“爸爸看时间,尽量回去,你在家要听妈妈的话,好好写作业,天热了要多喝水。”唐喆回答说,因为手头还有工作,简单几句话后,他挂断了手机中的视频通话。在唐喆家,这样的场景,每周都要上演好几次,手机视频成了父女二人最常用的沟通方式。

自打优优出生后,因为工作,唐喆常年与家人身处两地,目前他担任着安康市宁陕县城关镇大茨沟村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的角色,很少有机会能回到西安市临潼区陪女儿优优。不久前的一个周末,唐喆好不容易有机会回到家中,但因为有工作上的材料需要处理,他一整天不是抱着手机,就是坐在电脑前。

唐喆明白,作为一名父亲,他对女儿的关心不够,一定程度上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但他也知道,作为一名扶贫驻村干部,肩上的担子也不轻,他在尽最大努力调整两者的平衡。“我不怪爸爸,因为他在工作,他在农村帮助许多贫穷的人,让他们和我们一样过上幸福的生活,我想对爸爸说一声‘我爱你’。”优优的话,触动着唐喆这个西北汉子心中最柔软的一部分,也成了他投身于脱贫攻坚战役第一线的巨大动力。

文/图记者 白圩珑

cfe3023e5937e9ac9ec99cc49290f675.jpeg

爸爸去哪了?

他在为了这个家通宵开车

每当儿子放学回家时,父亲已经出车离开,等父亲凌晨收车回家,儿子还在睡梦中,而儿子第二天起床时,父亲却正在床上休息。今年45岁的出租车夜班司机曹飞因为工作的特殊性,与儿子曹寒(化名)的作息时间正好错开,正因为如此,在曹寒眼中,曹飞总是那个“睡梦中的爸爸”。

在曹飞看来,这个“睡梦中的爸爸”有些“不负责任”,“你总是说忙,都没有陪过我和妈妈……”在一次曹飞和曹寒谈及学习问题时,曹寒如是说。听到这话,曹飞语气更为严厉起来,父子间难得的一次交流,以不欢而散的结局收场。但当二人都冷静下来后,都作出了反省,曹飞意识到,儿子真正需要的是关心和陪伴,而曹寒也明白了,父亲通宵开车,为的是支撑这个家。虽然很少陪儿子,但曹飞其实有自己独特的教育方式。在曹寒上初中时,因成绩不好,失去了学习的信心,有一段时间不愿去学校,父母为此苦口婆心地劝说,但是收效甚微。“我当时故意让他去朋友的店中打工,为的就是让他知道知识的重要性,没想到这一经历真的让他重返求学之路。”曹飞说,在打工过程中,曹寒明白了生活不易,重新回到了校园,虽然中考时差了几分,读了职业高中,但是他仍然愿意参加高考,这让曹飞很是欣慰。其实曹寒不知道的是,一个父亲的爱深沉而内敛,每当他早上起床去上学后,没叠的被子、散落的衣物、凌乱的书桌,这些都是爸爸帮他收拾的。

文/图记者白圩珑

1f4c5b4220df961f7441a1842e18e84a.jpeg

爸爸去哪了?

他在铁路建设的路上奔忙

23岁的张晗,提起爸爸张有平,就一句话“不知道怎么沟通”。在他的印象中,爸爸是一个“周末爸爸”。

这样的变化,从他小学四年级开始,原本的一家三口天天见,突然变成“爸爸周末见”,有时候,周末也不一定能见到。“我爸是铁路职工,在宝鸡机车检修厂上班。”刚开始,感觉家里变化不是很大,慢慢地,觉得一回到家,就他和妈妈两个人,家里有点冷清。

有时候,路过操场看到有的男孩子和爸爸打篮球、踢足球,突然心里酸酸的。“当然羡慕啦!这个时候,我爸还在宝鸡,忙着修火车呢?回不来。”

“我爸的周末,其实在家就一天。”周五回到铜川的家快到晚上了,周日一大早就得坐火车回宝鸡,时间基本上都花在路上了。但只要在家,妈妈做饭,爸爸就会抢着洗碗,收拾家,饭后,一家三口一起逛商场。“那个场景,让我感到爸爸回来了。”

“回来时间短,我的学习他也帮不上啥忙。”也因为聚少离多,越来越没多少话说。“有时候也不知道应该说点啥。”张晗说。

直到上大学,张晗对爸爸有了新的认识。为了养家,爸爸不得不舍弃小家,虽然少了日常陪伴,但儿子人生的每一个重要时刻,他一直在身边。现在爸爸还在宝鸡上班,可一天的休息日,也会进厨房为儿子做饭。“虽然味道不咋样,但那份爱我感受到了。”

现在张晗正式参加工作,这个父亲节,他用第一份工资,给爸爸买了一身衣服。“想约老爸喝一次酒,打一次球。”

文/图记者郑伊琛

爸爸去哪了?

他在青海保家卫国

第一次有爸爸长久陪伴,王建红已经10岁。看着这个总是闯进她梦中的人,熟悉又陌生。“听我妈说,我哥4岁的时候,第一次看到爸爸,因为陌生,还把他当成坏人,拿着棍子要赶出去。”王建红说,那是因为爸爸王根福在青海当兵,很少回家。

后来,妈妈随军去了青海。五六年间,兄妹两个就在渭南澄城农村跟随爷爷奶奶生活。“我爸当兵,那在我们村里是很光荣的,我觉得非常自豪。”但有些时候,王建红很委屈。小学三年级,在全乡数学竞赛中获得第三名,去乡里领奖的20多里村道上,看到有的同学是爸爸骑着自行车载着去,一路上说说笑笑。而她只能坐在老师的自行车上,使劲扭过脸不看,眼睛却是红红的。“上台领奖的那一刻,少了爸爸的鼓励,很失落。”

那时候,父女的联系就是寥寥几封书信。

小学四年级,王建红对爸爸的想念更深了。当时村里小学只有1—3年级,四年级必须到离家5公里远的村办学校,需要一周两次“背馍”住校。特别是周三“背馍”,下午回家背上馍后,必须当天返校。她们村是离学校最远的,回家的10里村道,人家走到一半就到家了,剩下的一半路只有她一个人。“那5里路好漫长呀,一个人害怕的时候,就想我爸是当兵的,可厉害了,然后就拼命往家跑。”

“背馍”的日子很苦。冬天的馍冻得咬不动,夏天的馍放两天,不是长毛,就是被老鼠咬。从家带的土豆丝,第二天就变了味。很多同学的爸爸,周二的时候就骑着自行车来送新的菜和馍。“送馍的家长里,始终看不到我的爸爸。”一到这时候,王建红就躲起来,要么就装作看不见。

小学五年级,爸爸回西安工作了,兄妹俩也被接来上学。长久以来的分离,疏离感隔在父女之间。“我不会给我爸撒娇,也不知道咋样亲近,他也一样。”直到大学毕业,爸爸说陪孩子少很内疚,瞬间湿了眼眶,此后,父女变得亲近了不少。

父亲节到了,45岁的王建红想大声说:“善良、坚强的爸爸,我爱您!”

文/图记者郑伊琛

精彩推荐

更多推荐

下拉更多推荐

应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