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

惊!西安一男子输液时突感不适 拔针30秒后不幸身亡 没想到医生第一时间......

来源:陕西都市快报 2019-05-08 09:30

悲痛欲绝的袁女士,怎么也没想到,丈夫竟然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与自己天人两隔。此刻她正在焦急地等待自己丈夫的尸检报告......

a0228ff73603c9c4e963e24365afa8ed.jpeg

32岁的袁女士是商洛人,平时在家里带孩子,今年45岁的丈夫魏先生老家在甘肃,他一直在西安打工,从事厨师行业,平时租住在西安市雁塔区杜城村。4月30日晚上七点多,她还和在西安的丈夫视频聊天,情况一切正常。随后几天,她忙着看孩子,也没顾得上联系丈夫。而5月3日,袁女士却接到了警方的电话。

袁女士:“警察问我老公有啥疾病没有,我说我老公平时身体健康,没有什么疾病。其他对方也没告诉我什么,我在家里想来想去实在没办法,我找了个车就到了西安。”好不容易从老家山阳来到西安,袁女士本以为能跟丈夫好好聊聊,结果......

袁女士:“我见到我老公的时候是5月4号,就在尸检中心,他全身都是紫色的。”

袁女士从警方那里了解到,原来5月1日凌晨5时丈夫身体感到不适,就到西安市雁塔区杜城村一家小诊所就诊,而在挂吊瓶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8bf7ad4138b499dbe5112c24dc80e397.jpeg

袁女士:“警察给我说,打第一瓶的时候他有说有笑,打第二瓶的时候,就发现他嘴角抽搐,拔针30秒钟后,人就没了。 ”

事发后,诊所医生还四处寻找急救药品,但没找到。随后,才报了警。警方赶到现场后,在魏先生身上没找到手机,根据衣服兜里的钥匙挨家挨户寻找,最终才找到租住的房子,从房子里找到一部旧手机,联系上袁女士。

87debee4e13b525fc1269c7b40962f54.jpeg

一个45岁身体健康的中年男子,怎么就突然身亡?袁女士说丈夫对一种药物过敏——氟哌酸。

袁女士:“氟哌酸之类的药物他过敏。”

记者:“当天打针之前有没有做皮试。”

袁女士:“ 没有。”

记者:“你是怎么知道的?”

袁女士:“警方说的。”

死者魏先生的妹妹魏女士告诉记者,因为上有老下有小,家里全靠哥哥一人承担。哥哥一走,家里的天都塌了。随后,记者来到了事发地,西安市雁塔区杜城村这家小诊所,已经是大门紧锁。附近的村民告诉记者,这家诊所在出事之前在这里已经开了一年多了。

8cdde784a8c92d3af1d0ef41cdda9113.jpeg

记者:“平时来检查了,他们就关门是吧?”

村民:“嗯,对。”

记者:“检查的人一走,就开门?”

村民:“嗯,没有人就开门了。因为他们没有资格证,他说办证件需要很多钱,他也是刚学出来的。”

村民告诉记者,诊所老板不到四十岁,资质尚浅,当天魏先生打针出现不适以后,他也是惊慌失措。

村民:“他一看出事了,赶紧找强心针,结果人就不行了。”

事发后,诊所的医生主动向警方投案。这家诊所没有任何手续,卫生部门也出具了相关证明。目前,公安雁塔分局雁环中路派出所已经提取了相关证物,涉案人员因为涉嫌非法行医已被刑拘,魏先生具体死因等情况还在做进一步调查。 而让记者震惊的是,这样的“黑诊所”,在杜城村里到处都是,记者调查。

1bb8d54caf10c4d16bd16888a5ac1063.jpeg

顺着事发地,记者向村子西边走访,发现了一家名叫济生堂的诊所。走进一看,这家诊所是一个大开间,里面是卧室,外面是诊室,看不见任何证照,卫生条件看起来实在令人堪忧。

d1c2d173483bdaffc03ec3fa53576793.jpeg

记者:“诊所药店的证件有没有?”

济生堂诊所 负责人:“我没有。 ”

记者:“执业医师的证有没有?”

济生堂诊所 负责人:“没有,只有一个中药毕业证 。”

记者:“我能看看吗?”

济生堂诊所 负责人:“让人家拿去加盟中医馆了。”而对于自己诊所的情况,负责人也是心知肚明。当记者质疑没有证照为何还敢开业,负责人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记者:“那你这不办证都敢开 ?”

济生堂诊所 负责人:“我看人家全都是这样弄的。”

记者:“你去办过证吗?”

济生堂诊所 负责人:“没有。” 

记者:“从来没有办过?”

济生堂诊所 负责人:“嗯。”

ba9d4bf6f929442ee30c7d15fdb1e012.jpeg

这位负责人直言,附近不仅黑诊所多,而且都是这样。而在另一家贴着治疗各类疼痛的店内,负责人拿出了自己的执业证件,并声称自己并不是看病。

b92ea7ef80684959021931283a701f52.jpeg

理疗馆负责人:“这是我考的执业药师证、资格证,医药行业我也知道发展很困难,我现在改行了,做理疗。”

随后记者又发现了一家特别的诊所,之所以特别则是因为从诊所外面的广告来看,小诊所可是能治大病症,什么内外妇儿不用说,还专治腰椎病椎间盘突出。

2e416d9bb4d7f288d5d53f24d015d3ff.jpeg

诊所负责人:“医师证,我有但是没有往这儿放。”

记者:“诊所证件呢?”

诊所负责人:“诊所没有。”

这家所谓的全能型诊所,营业执照上却是理疗推拿馆。不过这样的营业执照,并不妨碍这位负责人给人看病扎针。

f6877b1cf9a90d87c3dcb25164bc6779.jpeg

而说起前两天看病致人死亡的事情,这位负责人也是直言害怕。

诊所负责人:“知道那事,我的心一天是揪得很,我也准备把这拾掇了。”

而在记者的一在追问下,这位负责人也直言自己并没有任何执业资格。交谈中,这些诊所的负责人也坦言,因为杜城村人多,看病的需求量大,才有了他们的生存空间。对于证照来说,只要不出事,一般老百姓并不关注。

15f9f16a9b19365fcb75108d23300717.jpeg

如此多的黑诊所里,像死者魏先生那样的情况,还会不会发生?对这些随处可见的黑诊所,监管又在哪里呢?

精彩推荐

更多推荐

下拉更多推荐

应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