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基层河长的故事:咱这太平河里又有活物了

<
今年40岁的刘建波是西咸新区沣东新城王寺街办西苏村党支部书记,而他的另一个身份是皂河一级支流太平河西苏段的基层河长。太平河王寺段全长3.4公里,刘建波的责任范围西苏段全长0.5公里。别看这短短的500米,治理起来,却让刘建波颇费了一番功夫。自从成为村级“河长”,查看有没有偷排污水的管道、河道内是否有垃圾和漂浮物、有没有污水渗入……每天两次雷打不动的巡河工作成了刘建波每天的必修课。(图/贺桐 秦怡 文/秦怡 刘璞华)
在“八水绕长安”等拥有许多历史故事和美誉的关中地区的河流中,太平河实在是不那么为人熟知的一条小河流。但是在距西安市中心20公里的沣东新城西苏村村民看来,这条比祖辈们在这里定居时间还久、从村子西北边流过的小河,给了祖辈们栖息生息繁衍之地,也给了他们最初的关于水的童年记忆。
刘建波是土生土长的西苏村人,在他的记忆里,童年时太平河里有小鱼有河虾,每当夏季,村里的孩子都爱在河里玩耍。可到了八十年代中期左右,情况就发生了变化。先是村子周边兴建起了私营工业园,随后周边的造纸厂、印染厂便如雨后春笋冒了出来,也就是从那时起,不加处理的污水被直接排放进了太平河。没一两年,就再也没有村里的孩子去太平河玩耍,取而代之的是一根根大小不一的排污管道,太平河成了“排污渠”。
2017年1月16日,西安率先展开了河长制工作。市、区、镇、村3300余名四级河长、250多名河道警长快速到位。自担任基层河长以来,刘建波除了每天处理村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外,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巡河。“刚开始担任河长有点不习惯每天往河边跑,但现在每天不来看看我都不放心。”刘建波日复一日用自己的脚步丈量着太平河西苏段的500米,也见证着这条河悄然发生的变化。
为了更好的贯彻落实基层河长制度,西安研发了“西安河长”app。像刘建波这样的基层河长,每人手机里都安装了这个软件。每天巡河的时间、距离都记录在案,同时河长制还要求每一位基层河长按时打卡,完善巡河日志,一旦发现有解决不了的问题要尽快在线提交上级部门处理。
“你们现在能看到的河两边打的水泥补丁,都是之前的排污管。”顺着刘建波手指的方向,记者看到了被水泥封住的排污口。这每一个封堵的排污口背后,都是基层河长守护一方水土的扎实工作。“有时候你今天给他堵上了,过两天他又给你悄悄通了再排污。”
刘建波坦言,有时候自己需要“苦口婆心”地跟企业负责人谈心,他们当中有不少人要么是相熟的村民,要么干脆就是一起长大的朋友,但只要是涉及到污染排放的,刘建波都丝毫不留情面。“这事,得罪人咱也得干。绿水青山造福的是子孙万代,现在叫人说几句没个啥大不了的。”
时隔三十年,去年刘建波终于再次在太平河里看见了一只小乌龟,“我当时的感觉就是咱这太平河里终于又有活物了!”刘建波说,那一刻自己高兴得就像没见过动物一样。
基层河长的工作让刘建波十分清楚,太平河从一条“黑臭河”变成如今水质清澈、能在河提上散步休闲的清流,是多少位河长在背后付出的努力,做出的扎实工作。静水流深的太平河,宽阔平坦的水泥路面,河提两岸随风摇摆的树枝,共同构成了沣东新城王寺街办一道静谧的小风景。
(该图拍摄于2018年8月22日,由被采访对象刘建波提供)就在刚刚理顺了西苏段的排污治理工作后,又有一个难题摆在了刘建波的面前。在附近的几个村落中,西苏村的地势最低。每年汛期来临,隔壁大苏村的雨水都直接流向西苏村。两村还因此结下了一些矛盾。仅就今年夏天,西苏村就被淹了三次。每次村里被淹了,身为党支部书记的刘建波和村委会主任鲁栓利总是冲在最前面抽水,但刘建波总觉得这样不是个治根办法。经过与多位村干部的一致讨论,大家决定在西苏村原有的一个小涝池基础上修建纳污坑塘,收集雨水,改善多年来西苏村排污不畅的局面。
但这个想法刚一提出,就遭到了许多村民的反对,鲁七十就是当初带头反对的村民之一。“当时最担心的就是这个纳污坑塘修成了,污染了咱村的地下水可咋整。”在鲁七十这一辈老西苏村人的记忆中,以前村民可是敢用村里的水直接“发豆芽”的,如今他们实在不愿意冒着地下水被污染的风险去做这件事。为了做通村民的思想工作,刘建波就挨家挨户去谈心,他向大家承诺,一定会做好纳污坑塘的防渗,不仅不会污染地下水,他还要彻底改变西苏村下雨就被淹的“旧传统”。
(该图拍摄于2018年9月25日,由被采访对象刘建波提供)好话说了一箩筐,在完成了设计规划,挖掘机进村准备开始作业时,刘建波还是遇到了不小的阻力。“有人觉得我们村修了这个纳污坑塘,实际上排得是隔壁村的水,有人说我胳膊肘往外拐,甚至还有难听话也说过。”有村民带头堵住了进村的路,刘建波和鲁栓利又是连夜和村民做工作,三天三夜都没有好好休息,最终在重重压力下,西苏村纳污坑塘治理工程终于开工。经过一个多月的建设,纳污坑塘终于建成。
建成后的纳污坑塘作为大苏、西苏日常污水收集和防汛调蓄使用,将污水截流后,通过污水提升泵站抽排至太平河截污管道,最终排入西安市第六污水处理厂集中处理,西苏村的村容村貌也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改善。
“建成后,我总能看见有村民去那绕一圈,看一眼,有时候还能看见晨练的老人,这就让我感到很欣慰,也算是我这个河长办了一件实事。”刘建波说。如今,就连当初带头反对的鲁七十也带头为纳污坑塘点赞。
历史上的西安八水绕城,丰沛的水资源奠定了周、秦、汉、唐繁荣的基础。然而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城市规模的不断扩大,“八水”也遭到不同程度的污染。近年来,西安下大力气开展“八水润长安”工程、“河长制”等工作,沣东新城辖区内的所有河流、湖泊,都实现了区域河湖长制全覆盖,加快推动解决了排污口封堵、河道内外环境治理、项目工程建设等一系列突出问题。水润长安的美景再次从人们的记忆中照进现实。
“太平河”从字面上就饱含着最初在这里生活的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希冀。作为长在太平河边、太平河的守护者刘建波,留住这一河清水,守护好大自然的“绿色恩赐”,让村民们告别臭水沟,闲暇时光可以在太平河这座天然的绿色公园散步聊天,就是他目前最大的心愿。
河流孕育和传承了源远流长的文明,祖辈们择水而居,给了每一条小河一个美丽的名字,而“河长制”,则给了每一条家乡河一个负责任的名字,让河湖各有其“主”,确保实现河湖永畅长清。
世相,镜头里的陕西人。

90后女骑手:生活让我“变成风一样的女子”

发现丨降温啦!沿着210国道去分水岭上看雪景

严寒难抵相亲热 西安革命公园相亲场面堪比年前赶集

秦岭腹地 山城宁陕迎来今冬首场雪

再看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