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忙养蚕农闲种兰花 村民一盆蕙兰虎斑能卖3万元

<

西部网讯(记者 魏永贤)安康石泉县饶峰镇新华村,70后汉子秦宁圭摘了一会蚕茧就跑到楼顶看他的兰花草,这可是他的宝贝。手心上放着的兰花不懂的人以为是天气热产生了黄色的枯斑,而对行家来说,就是这黄斑让这盘兰花身价倍增。“这是很稀罕的兰花草,叫虎斑,去年一小盆(3苗)就卖了3万元。”秦宁圭说。

房顶上的花架上放着五六十盆兰花草,盆盆都很值钱。养了12年兰花草的秦宁圭总算悟出了一套伺候兰花草的经验。“兰花草难养,浇水这一环3年不见得能学会。”秦宁圭说。

秦宁圭的主业是养蚕,家里有18亩桑园,每年5月到9月,养6批蚕,一年能养40来张蚕(一张蚕种约二万五千粒良卵),养蚕一项一年有六七万元的收入。

这一盆兰花草叫荷瓣素,一苗能卖1.5万元,不过现在他不想卖新发出来的小苗了,他想让它长大开花。“如果开花,这盆兰花价值就不是几万了,至少值几百万。”

秦宁圭的手机里存着一盆卖了200万元的荷瓣素,这不是他的兰花。他说自己那盆荷瓣素要是长好了开花了比这一盆还名贵。

楼顶上安装了摄像头,怕名贵的兰花被盗。25岁前秦宁圭也在外面打过工,下煤矿挖过煤,到建筑工地盖过楼。结婚后他不再出去,而是留在家里养蚕、养兰花草。

这是水晶岩兰花草,一苗能卖4000元。兰花草一般都是分株繁殖,卖时就按分出来的一株株苗论价。

除了名贵的兰花草,楼顶上还种了一些普通的兰花草,不过这些普通的兰花草发出来的一个小苗也能卖100来元。10月到次年4月,不是养蚕季节,秦宁圭就会背上干粮到秦岭深山找兰花草。生活在秦岭里的秦宁圭一家靠养蚕、养兰花草过上了好日子。

西部网讯(记者 魏永贤)安康石泉县饶峰镇新华村,70后汉子秦宁圭摘了一会蚕茧就跑到楼顶看他的兰花草,这可是他的宝贝。手心上放着的兰花不懂的人以为是天气热产生了黄色的枯斑,而对行家来说,就是这黄斑让这盘兰花身价倍增。“这是很稀罕的兰花草,叫虎斑,去年一小盆(3苗)就卖了3万元。”秦宁圭说。

房顶上的花架上放着五六十盆兰花草,盆盆都很值钱。养了12年兰花草的秦宁圭总算悟出了一套伺候兰花草的经验。“兰花草难养,浇水这一环3年不见得能学会。”秦宁圭说。

秦宁圭的主业是养蚕,家里有18亩桑园,每年5月到9月,养6批蚕,一年能养40来张蚕(一张蚕种约二万五千粒良卵),养蚕一项一年有六七万元的收入。

这一盆兰花草叫荷瓣素,一苗能卖1.5万元,不过现在他不想卖新发出来的小苗了,他想让它长大开花。“如果开花,这盆兰花价值就不是几万了,至少值几百万。”

秦宁圭的手机里存着一盆卖了200万元的荷瓣素,这不是他的兰花。他说自己那盆荷瓣素要是长好了开花了比这一盆还名贵。

楼顶上安装了摄像头,怕名贵的兰花被盗。25岁前秦宁圭也在外面打过工,下煤矿挖过煤,到建筑工地盖过楼。结婚后他不再出去,而是留在家里养蚕、养兰花草。

这是水晶岩兰花草,一苗能卖4000元。兰花草一般都是分株繁殖,卖时就按分出来的一株株苗论价。

除了名贵的兰花草,楼顶上还种了一些普通的兰花草,不过这些普通的兰花草发出来的一个小苗也能卖100来元。10月到次年4月,不是养蚕季节,秦宁圭就会背上干粮到秦岭深山找兰花草。生活在秦岭里的秦宁圭一家靠养蚕、养兰花草过上了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