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滚动快讯

2020年新型职业农民要超2000万 田间地头上的教与学

中国青年报 2018-05-28 09:32:00
设置

  2020年新型职业农民要超过2000万

  田间地头上的教与学

  农场150余亩、年纯收入180万元,河南省夏邑县徐马庄村农民王飞自参与农民相关培训的10多年间,不仅开上小轿车,盖起了两层小楼,还辐射带动所在村及周边10多个村成为大棚蔬菜专业村,已经是县里的名人。

  作为夏邑县的首批新型职业农民之一,王飞认为自己与普通农民不同的是,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截至2017年年底,全国新型职业农民总体规模突破1500万人,他们耕耘在田间地头,也活跃在农业生产经营的新兴领域,为乡村构建出了一派生机盎然的田园景象。

  如何培育更多新型职业农民?这是乡村振兴中的一个重要命题。

  教学点在村里,学习在田间

  河南省夏邑县朱厂村瓜农张学习今年种的西瓜长得不错,大多是七八斤重的样儿,按照今年的行情,这一茬西瓜每亩能净挣5000元左右,一年能有十五六万元进账。而在3年前初种西瓜时,张学习还是摸着石头过河,西瓜个头小、产量低,吃了不少苦头。

  如今“完美逆袭”,不得不提瓜田对面的河南省新型职业农民培养中职教学点。记者参观那天,三四十位农民学生在教室里坐得整齐,有的边听老师讲边记笔记。而在几公里外的王飞农场里,教学班则直接开在了农场里,老师进村授课,半天生产、半天学习。“农民培训的最大特点在于与生产相结合,所以很多教学点就在村里,在田间地头,现场进行实践、教学。”河南省夏邑县农广校主任科员何新明说。

  在培训班中,农民学生们要学习的内容也是五花八门,比如既有西瓜栽培等技术,也有农产品市场营销与实务、农产品电子商务、新型职业农民素质与礼仪、法律基础与农村法规等课程。此外,还有现场实践、外出考察等。

  “职业农民不仅需要技术,而且还需要与生产相关的知识、需要经营管理市场营销知识和现代经营理念等。”河南省夏邑县农广校副校长王留标已在农广校工作30余年,在他看来,以往农民培训主要是技术培训以解决生产问题,现在重点则在发展现代农业,搞好农业供给侧改革,提高农产品质量和效益,新型职业农民培育也更为紧迫。

  新型职业农民成农业生力军

  参加新职业农民教育培训,可以说是陕西省高级职业农民、宝鸡神农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凌云人生的一个转折。

  2011年,大学毕业的张凌云回乡干起了养猪的行当。然而,猪仔繁育场刚建起来不久就因缺乏技术和管理不善导致仔猪大量死亡,损失了20多万元。紧接着,又因遇上养殖市场大洗牌、效益下滑等,四面楚歌。

  “正当我走投无路、进退两难时,听说县农广校举办了旨在提高农民生产经营技能的新型职业农民培训班。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报了名。”令张凌云欣喜的是,这个决定没让她失望,“通过参加学习,我不光有了锄头和种子,还有了技术和思想,更重要的是,我找到了作为一名职业农民的自尊与自信、责任与担当。”

  按照培训中所学到的循环农业的思路,张凌云在2013年发起成立了宝鸡神农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如今不仅带动周边287户村民加入了养猪专业合作社,为全村群众统一供应沼气,安置34户60多位贫困群众在公司就业,扶持18户贫困户自主创业,带动10户贫困户实现了稳定脱贫,还使陈村镇槐北村的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0年前的6100元增长到现在的13000元,翻了一番多。

  而培训班的“常客”王飞——

2006年参加了绿色证书培训班,学习大棚蔬菜栽培技术,每亩大棚蔬菜年收益升至1万元左右;2010年报名了中专班,学习现代种植技术和经营管理知识;2012年又参加了新型职业农民培训班,转变经营观点,租地105亩建起了家庭农场,创新发展优质高效设施农业——如今也成长为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不仅富了自己,也肥了家乡。

  2020年新型职业农民超2000万

  “培育新型职业农民是一项基础性、长期性工作。”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中央农业广播电视学校校长张桃林在近日召开的全国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管理培训班暨农民教育培训工作现场会上表示,近几年职业农民培育取得了长足发展,但仍处于开局起步阶段,困难与挑战仍然十分艰巨,如长期城乡融合发展不充分,人才虹吸效应持续作用,乡村振兴“缺人”现象尚未根本扭转。

  比较近两次全国农业普查,农村从业人员从4.78亿减少至3.14亿,10年间减少1.64亿人,农民工数量由2.25亿人增长至2.87亿人,乡村人口总体呈现净流出趋势,农村劳动力在数量减少的同时质量持续下降等。

  2018年的中央1号文件,立足实施乡村振兴战略重大需求,对培育新型职业农民作出了明确部署。《“十三五”全国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发展规划》提出,到2020年全国新型职业农民超过2000万人的发展目标。

  对此,张桃林提出,要精准培育对象,围绕乡村振兴和现代农业发展制定规划计划,建立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对象库,真正遴选有意愿、需求、基础的农民参加培育;同时,精选培训机构,统筹利用好农广校和涉农院校、农业科研院所、农技推广机构、农民专业合作社、农业龙头企业等各类资源形成合力等。

  据了解,截至2017年年底,全国新型职业农民总体规模突破1500万人。2018年,中央财政继续安排补助资金20亿元。

  王飞则期待政府对新型职业农民培训和学历教育更多“福利”,“在政策和经费上向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倾斜,列出专项经费进行支持扶持,促进教育培训,促进创业创新。”见习记者

孙庆玲

点击查看pc网页

今日焦点 更多

图世绘 更多

体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