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上女子“打冰队” 只为保证列车安全通过

<

西部网讯(通讯员 景新华) 时节已过立春,但黄土高坡上的寒意却丝毫没有想要退却的意思,“嘟嘟嘟……”急促地号角声刚落,一趟列车由远及近呼啸而过,王雨萌顺手拍了拍帽檐前悬挂着的冰霜,和队友们拿起打冰杆,继续向作业地点进发。

3名女职工,清一色90后,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绥德工务段“塞上女子打冰队”成员。清晨,她们扛上工具、整装出发,对太中银铁路陕西区段隧道内的结冰点逐一进行“外科手术式的”铲除。

“这刚几天没来,这冰又结了一大块。”队员王雨萌边说,边张罗大家准备工具。太中银铁路是连接西北、华北地区的重要通道,是我国西部地区重要的经济大动脉,在陕西区段因所处地理位置海拔高、气温低,每到严寒冬季,个别隧道壁上就会出现结冰现象,影响铁路行车安全。

于是,工作在一个班组的她们,主动请缨,要求参加隧道打冰任务。

“打冰作业如果没有强壮的臂力是很难撑起打冰杆的,但看着她们执着的态度,我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让她们参加。”该段绥德桥隧车间党支部书记唐忠斌介绍道。

一天、两天、三天……转眼间,两个月过去了,她们不但没有人退出,反而“名声大噪”,因地处“塞上明珠”榆林而被大家称为塞上女子打冰队。

“刚开始的时候,打冰杆重心老是把握不住,每次作业都感觉打冰杆前端拉着我们前倾,作业很吃力!”王雨萌说着,用手指着打冰杆上的一个点。“经过多次试验,我们发现手握这个点的时候作业最省力”。

“谁说女子不如男,上道作业花木兰。”入冬以来,她们多次冒着严寒,肩扛手提工具,打着手电筒在隧道里急行数公里后,来到一个个结冰点,穿戴绝缘手套和鞋子,将两节绝缘杆组成30多斤重的打冰杆,按照分工,一个人观察结冰状态,两个人举起绝缘杆迅速、准确、有力地敲打着挂在隧道壁上的结冰,同时还要防止掉下来的冰渣砸到自己。

因为作业中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作业结束后,脖子僵硬半天恢复不了状态,胳膊酸痛、手脚麻木更是常态,但看着一趟趟列车安全的通过,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结冰不停,队伍不撤。她们像一枝鲜艳夺目的玫瑰,在塞北的寒风中绽放……

西部网讯(通讯员 景新华) 时节已过立春,但黄土高坡上的寒意却丝毫没有想要退却的意思,“嘟嘟嘟……”急促地号角声刚落,一趟列车由远及近呼啸而过,王雨萌顺手拍了拍帽檐前悬挂着的冰霜,和队友们拿起打冰杆,继续向作业地点进发。

3名女职工,清一色90后,中国铁路西安局集团有限公司绥德工务段“塞上女子打冰队”成员。清晨,她们扛上工具、整装出发,对太中银铁路陕西区段隧道内的结冰点逐一进行“外科手术式的”铲除。

“这刚几天没来,这冰又结了一大块。”队员王雨萌边说,边张罗大家准备工具。太中银铁路是连接西北、华北地区的重要通道,是我国西部地区重要的经济大动脉,在陕西区段因所处地理位置海拔高、气温低,每到严寒冬季,个别隧道壁上就会出现结冰现象,影响铁路行车安全。

于是,工作在一个班组的她们,主动请缨,要求参加隧道打冰任务。

“打冰作业如果没有强壮的臂力是很难撑起打冰杆的,但看着她们执着的态度,我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让她们参加。”该段绥德桥隧车间党支部书记唐忠斌介绍道。

一天、两天、三天……转眼间,两个月过去了,她们不但没有人退出,反而“名声大噪”,因地处“塞上明珠”榆林而被大家称为塞上女子打冰队。

“刚开始的时候,打冰杆重心老是把握不住,每次作业都感觉打冰杆前端拉着我们前倾,作业很吃力!”王雨萌说着,用手指着打冰杆上的一个点。“经过多次试验,我们发现手握这个点的时候作业最省力”。

“谁说女子不如男,上道作业花木兰。”入冬以来,她们多次冒着严寒,肩扛手提工具,打着手电筒在隧道里急行数公里后,来到一个个结冰点,穿戴绝缘手套和鞋子,将两节绝缘杆组成30多斤重的打冰杆,按照分工,一个人观察结冰状态,两个人举起绝缘杆迅速、准确、有力地敲打着挂在隧道壁上的结冰,同时还要防止掉下来的冰渣砸到自己。

因为作业中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作业结束后,脖子僵硬半天恢复不了状态,胳膊酸痛、手脚麻木更是常态,但看着一趟趟列车安全的通过,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结冰不停,队伍不撤。她们像一枝鲜艳夺目的玫瑰,在塞北的寒风中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