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花莲地震导致多栋楼房倾斜

<

发生在2月6日夜间的里氏6.5级地震,给台湾东部城市花莲造成了严重灾情。位于市区的统帅大饭店因为地震楼体倾斜,一层、二层没入地下。(记者 肖开霖 摄)

2月7日,下陷倾斜的台湾花莲统帅饭店,楼体出现规律性裂纹。地震研究人员说,这是地震时单向短促减力作用所致。6日深夜,花莲近海发生里氏6.5级地震,花莲市区多栋大楼倒塌或倾斜,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数十人失联。(记者 黄少华 摄)

2月7日,一名媒体记者在倒塌的围墙上整理装备,准备拍摄对面严重塌陷的台湾花莲统帅饭店。6日深夜,花莲近海发生里氏6.5级地震,花莲市区包括统帅饭店在内的多栋大楼倒塌或倾斜,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数十人失联。(记者 黄少华 摄)

2月7日傍晚,救援人员正在台湾花莲市区国盛六街上两栋相邻大楼间勘查,展开震后救援。两栋大楼均受损严重。6日深夜,花莲近海发生里氏6.5级地震,市区多栋大楼倒塌或倾斜,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数十人失联。(记者 黄少华 摄)

2月7日,台湾花莲震灾受损最严重的云门翠堤大楼,救援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中。2月6日深夜,花莲近海发生里氏6.5级地震,多栋大楼倒塌或倾斜,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数十人失联。云门翠堤大楼倾斜严重,并出现些微扭转位移。图为花莲县长傅崐萁(面对镜头着)数次到现场办公,布置救援事宜。(记者 黄少华 摄)

2月7日,台湾花莲震灾受损最严重的云门翠堤大楼,救援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中。2月6日深夜,花莲近海发生里氏6.5级地震,多栋大楼倒塌或倾斜,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数十人失联。云门翠堤大楼倾斜严重,并出现些微扭转位移。图为大楼倾倒的一面有数根钢柱支撑,十多个大型消波块(水泥构件)运到现场,放置于钢柱下方加固支撑。(记者 黄少华 摄)

2月7日,台湾花莲震灾受损最严重的云门翠堤大楼,救援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中。2月6日深夜,花莲近海发生里氏6.5级地震,多栋大楼倒塌或倾斜,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数十人失联。云门翠堤大楼倾斜严重,并出现些微扭转位移。(记者 黄少华 摄)

2月7日,台湾花莲震灾受损最严重的云门翠堤大楼,救援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中。2月6日深夜,花莲近海发生里氏6.5级地震,多栋大楼倒塌或倾斜,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数十人失联。云门翠堤大楼倾斜严重,并出现些微扭转位移。图为大楼倾倒的一面有数根钢柱支撑,十多个大型消波块(水泥构件)运到现场,放置于钢柱下方加固支撑。(记者 黄少华 摄)

发生在2月6日夜间的里氏6.5级地震,给台湾东部城市花莲造成了严重灾情。位于市区的统帅大饭店因为地震楼体倾斜,一层、二层没入地下。(记者 肖开霖 摄)

2月7日,下陷倾斜的台湾花莲统帅饭店,楼体出现规律性裂纹。地震研究人员说,这是地震时单向短促减力作用所致。6日深夜,花莲近海发生里氏6.5级地震,花莲市区多栋大楼倒塌或倾斜,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数十人失联。(记者 黄少华 摄)

2月7日,一名媒体记者在倒塌的围墙上整理装备,准备拍摄对面严重塌陷的台湾花莲统帅饭店。6日深夜,花莲近海发生里氏6.5级地震,花莲市区包括统帅饭店在内的多栋大楼倒塌或倾斜,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数十人失联。(记者 黄少华 摄)

2月7日傍晚,救援人员正在台湾花莲市区国盛六街上两栋相邻大楼间勘查,展开震后救援。两栋大楼均受损严重。6日深夜,花莲近海发生里氏6.5级地震,市区多栋大楼倒塌或倾斜,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数十人失联。(记者 黄少华 摄)

2月7日,台湾花莲震灾受损最严重的云门翠堤大楼,救援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中。2月6日深夜,花莲近海发生里氏6.5级地震,多栋大楼倒塌或倾斜,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数十人失联。云门翠堤大楼倾斜严重,并出现些微扭转位移。图为花莲县长傅崐萁(面对镜头着)数次到现场办公,布置救援事宜。(记者 黄少华 摄)

2月7日,台湾花莲震灾受损最严重的云门翠堤大楼,救援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中。2月6日深夜,花莲近海发生里氏6.5级地震,多栋大楼倒塌或倾斜,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数十人失联。云门翠堤大楼倾斜严重,并出现些微扭转位移。图为大楼倾倒的一面有数根钢柱支撑,十多个大型消波块(水泥构件)运到现场,放置于钢柱下方加固支撑。(记者 黄少华 摄)

2月7日,台湾花莲震灾受损最严重的云门翠堤大楼,救援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中。2月6日深夜,花莲近海发生里氏6.5级地震,多栋大楼倒塌或倾斜,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数十人失联。云门翠堤大楼倾斜严重,并出现些微扭转位移。(记者 黄少华 摄)

2月7日,台湾花莲震灾受损最严重的云门翠堤大楼,救援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中。2月6日深夜,花莲近海发生里氏6.5级地震,多栋大楼倒塌或倾斜,造成大量人员伤亡,数十人失联。云门翠堤大楼倾斜严重,并出现些微扭转位移。图为大楼倾倒的一面有数根钢柱支撑,十多个大型消波块(水泥构件)运到现场,放置于钢柱下方加固支撑。(记者 黄少华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