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夫妻西安城中村日蒸万个馍 靠手艺打拼生活

<

西部网讯(记者 魏永贤)西安沙井村,29岁的余翔和26岁的妻子在卖刚刚出锅的热馍。蒸馍的笼屉有33层,一层笼屉蒸50个馍,每天他们要蒸6锅,一万多个馍。

余翔和妻子都是甘肃平凉人,到西安城中村蒸馍已6年。余翔说自己的父母就是蒸馍的高手,在他们的家乡有很多人靠蒸馍的手艺外出打拼。

夫妻俩忙不过来,请来两个小伙帮忙。都是老乡,大家在一起都很默契。管吃管住,余翔每月给两个小伙每人发4000元工资。

他们的大儿子6岁,一直带在身边,老二和老三放在老家由父母照看。每年都要到正月初一才能回家,过了初六就得返回西安。除了春节6天回家,他们都在忙着蒸馍,大儿子对父母很有意见,说父母从来没有带他去过动物园。

几年的打拼他们挣了些钱,去年花30多万把旧房子拆了盖起了新楼。

从凌晨4点忙到晚上9点,蒸馍很辛苦。

刚开始他们是手工做馍,现在用机器做馍。

机器做馍速度快,分分钟就能做好一笼屉。余翔说不管是手工还是机器做馍,人的经验决定馍的质量。

将做好的馍一屉屉摞到锅上,准备蒸。现在城里不让烧煤,他们一天要用2罐煤气,1罐煤气要90多元。

45分钟后,一锅33屉馍蒸熟了。

他们的馍1元3个,附近的保洁员花1元钱就能吃一顿。

西部网讯(记者 魏永贤)西安沙井村,29岁的余翔和26岁的妻子在卖刚刚出锅的热馍。蒸馍的笼屉有33层,一层笼屉蒸50个馍,每天他们要蒸6锅,一万多个馍。

余翔和妻子都是甘肃平凉人,到西安城中村蒸馍已6年。余翔说自己的父母就是蒸馍的高手,在他们的家乡有很多人靠蒸馍的手艺外出打拼。

夫妻俩忙不过来,请来两个小伙帮忙。都是老乡,大家在一起都很默契。管吃管住,余翔每月给两个小伙每人发4000元工资。

他们的大儿子6岁,一直带在身边,老二和老三放在老家由父母照看。每年都要到正月初一才能回家,过了初六就得返回西安。除了春节6天回家,他们都在忙着蒸馍,大儿子对父母很有意见,说父母从来没有带他去过动物园。

几年的打拼他们挣了些钱,去年花30多万把旧房子拆了盖起了新楼。

从凌晨4点忙到晚上9点,蒸馍很辛苦。

刚开始他们是手工做馍,现在用机器做馍。

机器做馍速度快,分分钟就能做好一笼屉。余翔说不管是手工还是机器做馍,人的经验决定馍的质量。

将做好的馍一屉屉摞到锅上,准备蒸。现在城里不让烧煤,他们一天要用2罐煤气,1罐煤气要90多元。

45分钟后,一锅33屉馍蒸熟了。

他们的馍1元3个,附近的保洁员花1元钱就能吃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