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南极村”山高林密如世外桃源

<

西部网讯(记者 魏永贤) 陕西最南端的村庄在安康镇坪县华坪镇,这个村原来叫东升村,现在这个村和回龙、大渝河村合并成渝龙村。从渝龙村村部沿着小渝河走十多公里就到了渝龙村最南的一户人家,陈燕从商洛镇安嫁到这里,她的丈夫排行老三,在山西煤矿打工,她在家带孩子,大女儿2岁,小女儿半岁。

陕西最南一户留守在家的人。今年74岁的刘正玖、陈显春老夫妻有4个儿子,大儿子独自一人在重庆,老二老三都在外地的矿上打工,小儿子脑子不是太灵光一直在他们身边,老二老三媳妇要照看孩子也留在家里。

老三媳妇陈燕从镇安嫁到这里后,越来越喜欢这里的宁静安逸。

刘正玖的家在山脚下,翻过山,就到了重庆市的巫溪县。刘正玖家的土坯房已成了危房,得益于政府的移民安置政策,他们在原地盖起了新楼。今年他们家养了2头牛、5头猪,种了7亩玉米、50亩林下黄连。刘正玖说:“以前也想搬出去,但现在路修通了,住进了楼房,不想搬出去了,住到这儿挺好的。”

陕西最南村山高林密如世外桃源。

史料记载,与渝龙村一山之隔的巫溪县宁厂镇,曾是巫盐的重要产地,明清时宁厂是全国十大盐都之一,所产的盐通过镇坪古盐道运往陕南和鄂西北,当时地处古盐道的小渝河非常繁华,这条深山沟里住着几千户人家,街道上有商铺近百家,说“一泉流白玉,万里走黄金”也毫不夸张。只是后来土匪横行,烧杀抢掠,人们纷纷外逃,此地从此衰败下来。

现在从沟口到沟底十几公里只有30来户人家。

渝龙村的马正兵看上去不像73岁的老人,马正兵说这里的山水养人。马正兵是1973年从山那边的重庆巫溪搬到镇坪小渝河的,4个儿子2个女儿都搬出去了,马正兵和老伴不想走,他养了50多箱土蜂,卖蜂蜜一年就能挣三四万元。

小渝河两侧的山坡上零零星星放着蜂箱。

以前去镇上至少要走4个小时的山路,现在这条土路可以通汽车,这里的药材、蜂蜜运出去很方便。

有的人家已买了汽车,但大多数人家出门得靠摩托车。

家门口晒着黄豆。

渝龙村一位奶奶带着孙女。

西部网讯(记者 魏永贤) 陕西最南端的村庄在安康镇坪县华坪镇,这个村原来叫东升村,现在这个村和回龙、大渝河村合并成渝龙村。从渝龙村村部沿着小渝河走十多公里就到了渝龙村最南的一户人家,陈燕从商洛镇安嫁到这里,她的丈夫排行老三,在山西煤矿打工,她在家带孩子,大女儿2岁,小女儿半岁。

陕西最南一户留守在家的人。今年74岁的刘正玖、陈显春老夫妻有4个儿子,大儿子独自一人在重庆,老二老三都在外地的矿上打工,小儿子脑子不是太灵光一直在他们身边,老二老三媳妇要照看孩子也留在家里。

老三媳妇陈燕从镇安嫁到这里后,越来越喜欢这里的宁静安逸。

刘正玖的家在山脚下,翻过山,就到了重庆市的巫溪县。刘正玖家的土坯房已成了危房,得益于政府的移民安置政策,他们在原地盖起了新楼。今年他们家养了2头牛、5头猪,种了7亩玉米、50亩林下黄连。刘正玖说:“以前也想搬出去,但现在路修通了,住进了楼房,不想搬出去了,住到这儿挺好的。”

陕西最南村山高林密如世外桃源。

史料记载,与渝龙村一山之隔的巫溪县宁厂镇,曾是巫盐的重要产地,明清时宁厂是全国十大盐都之一,所产的盐通过镇坪古盐道运往陕南和鄂西北,当时地处古盐道的小渝河非常繁华,这条深山沟里住着几千户人家,街道上有商铺近百家,说“一泉流白玉,万里走黄金”也毫不夸张。只是后来土匪横行,烧杀抢掠,人们纷纷外逃,此地从此衰败下来。

现在从沟口到沟底十几公里只有30来户人家。

渝龙村的马正兵看上去不像73岁的老人,马正兵说这里的山水养人。马正兵是1973年从山那边的重庆巫溪搬到镇坪小渝河的,4个儿子2个女儿都搬出去了,马正兵和老伴不想走,他养了50多箱土蜂,卖蜂蜜一年就能挣三四万元。

小渝河两侧的山坡上零零星星放着蜂箱。

以前去镇上至少要走4个小时的山路,现在这条土路可以通汽车,这里的药材、蜂蜜运出去很方便。

有的人家已买了汽车,但大多数人家出门得靠摩托车。

家门口晒着黄豆。

渝龙村一位奶奶带着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