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节 你眼中的记者与现实中的“我”

<

策划 |西部网新闻中心

执行 |鄢山宇 赵昊

“你是记者啊,真牛,以后有困难了找你!”你们眼中的我们,也许光鲜亮丽,记得我们或只是以备不时之需,但我们眼中的自己,却是痛并快乐着,今天是我们的节日,可以给我们说声快乐吗?

2017年11月8日,是第十八个记者节。与其他节假日不同的是,它不放假、很少被人记得。但它却和护士节、教师节一起成为我国仅有的三个行业性节日之一。

这个被记者们吐槽为“不放假的节日”,就像每一个平常的工作日一样,他们依旧奔波在各种新闻的第一现场,会议、活动、事故现场……他们或意气风发,或灰头土脸,他们有着战士般强壮的体格、狙击手般敏锐的眼神,以及少女般敏感细腻的心思。

他们全身心投入,废寝忘食,不顾个人安危,只为捕捉采访到最精彩的画面,记录人间最真实的百态,告诉读者,这里曾发生过这样的故事。

这是一组照片,照片中的他们供职于陕西省内各大新闻单位,他们中有工作两年的“新人”,也有工作了23年的“老兵”,这些数字看似重要,却又无关紧要,因为,他们始终如一的背负着挖掘真相的使命,观察着、记录着,是参与者也是改造者。

我们没有你想象的风光、神秘,和你所理解的“无冕之王”也许大相径庭,但我们骨子里都有个“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的梦想,这些图片和故事,将告诉你一些真实的,属于我们的故事。

姓名:徐杰

工作单位:陕西广播电视台当家主播

从业年限:23年

个人讲述:工作这么多年最难忘的采访是参加了陕西广播电视台的大型公益慈善媒体行动——朝阳行动,这个采访我连续做了十年,给我留下了非常难忘的印象。在每一年的朝阳行动中,我都有一个帮扶的小朋友,十年过去了,我和我的帮扶对象仍然有联系,也一直尽自己的努力帮助他们。

参加了这十年的朝阳行动的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作为一个媒体人真的应该尽自己所能为最底层、最困难的老百姓鼓与呼,让他们能够尽自己的能力去改变自己的生活现状,为他们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呼吁更多的人帮助他们。

姓名:刘望

从业单位:西部网、陕西头条直播记者

从业年限:2年

个人讲述:现在安静下来的时候,耳边还会响起第一次跑事故现场时,周围围观群众面对亡故的人,嘴里那一句漫不经心的疑问:“他是谁?”是啊,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许多人淹没于尘埃而留不下名字,如今的我愿意为了每一个平凡的人写下有关他的故事。

而后的日子里,我尝试着用现场来记录大山深处丧子的长者、用事实安抚突发事件后惊慌失措的家属、用心去相逢每一个新闻事件的人。我时常发牢骚自己怎么会当记者,我也时常许愿,如果有来生,我仍愿意当记者。

姓名:母家亮

工作单位:陕西日报摄影记者

工作年限:11年

个人讲述:作为摄影记者,不仅是背着沉重的摄影器材到处跑的“体力劳动者”,更是和文字记者一样的“脑力劳动者”。因为摄影是一种瞬间的艺术,是在做“减法”,真正好的画面往往一闪而过。如果拍不到,没有任何事后可以补拍的机会。所以摄影记者为拍到一张满意的照片,会经常爬高下低选取好的角度,按快门前也在不断地思考。

如今新媒体时代,也给摄影记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摄影记者必须不断学习新理论新技术,做全媒体记者,既会拍照片,也能拍视频,稿件也要写的好,做到“样样精通”。能吃苦,爱学习,擅策划,肯钻研。

姓名:高乐

工作单位:西安晚报记者

工作年限:7年

个人讲述:我很荣幸我是记者大家庭中的一员。从当初脆弱小白到如今的坚毅“大白”,记者的路并不好走。工作关系,会关注大大小小各个城市的环境保护和轨道建设运营,也深知环保人和地铁人的不易,经常会劝人多公交出行过年不要放炮不要焚烧垃圾地铁上别吃东西不要翘二郎腿……当然,遭到的白眼也很多,说我被“洗脑”,那我就回个更白的白眼咯。

难忘的事儿啊,采访长安区库峪口小学的留守儿童时孩子们哭我也哭,摄影记者无奈“哎,你快问赶快问”……后来一想,掉几滴眼泪有毛用,不如把他们的故事讲出去,让他们得到更多爱心人士的帮助。

看韩剧《匹诺曹》,女主角是一名记者,如果说谎话就会结巴,做一个冰道太滑摔伤行人的新闻,只顾提醒市民因此拍摄画面为零。于是懂得了“袖手旁观就是记者的公益之心。你把问题做成新闻就是公益,新闻被政府的职员看到、让总统也看到,让全世界的人都看得,那才是记者的公益之心。”

这些年经历过无数次采访,也有很多同行跳槽、创业,看起来风生水起。有人劝我,你要为自己考虑下后路。但我觉得,虽然如今也谈不上青春甚至连青春的尾巴都谈不上,所以不存在为了“奋斗的青春”,但相比写字楼高跟鞋的朝九晚五职场生涯,我更喜欢在新闻现场发现那些未知,可以爬上供热公司四十米烟囱监测污染物浓度,也可以深入地下十七米看工人弯腰用洋镐暗挖地铁隧道……跟不同的人打交道,通过一件事一句话发现新闻点,通过一条又一条零碎的信息最终发现背后的故事,这让人感到紧张又兴奋。

那些熬成黑眼圈的夜,淋湿后背的雨和满脸大汗的烈日,当完成一篇篇报道任务时,为广大读者献出精彩稿件时,其实不知不觉已经十里春风,不知不觉收获着快乐。

姓名:张杰

工作单位:华商报摄影记者

工作年限:15年

个人讲述:2017年8月8日晚上,四川九寨县发生7.0级地震,当时我正在采访《电视问政》,随后作为首发记者前往了震区。第二天早上十点,我和同事一行抵达九寨沟沟口,此时道路已经封闭,除了有通行证的车辆,其他车只出不进。我和同事决定徒步前进。此时的九寨沟等待离开的车辆排起了长队,而我们在另一侧道一路逆行。

在这次地震报道中,曾经有一张武警战士不顾危险向着滑坡路段奔跑的照片刷爆了朋友圈,被称为“最美逆行”。其实,在灾难发生后,赶往现场的记者也是“逆行者”,他们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与风险。

新闻就是这样,永远在路上。

姓名:曹媛媛

工作单位:陕西广播电视台新闻中心记者

工作年限:12年

个人讲述:延安特大水灾发生后不久,我在延长县中学安置点采访时遇到了张美燕。看上去她有些不安,因为不少受灾群众已经陆续撤离,而她还没有个去处。听说我们要采访,张大姐的婆婆情绪很激动,冲我就喊:“我们家被淹了,房子塌了,还哪有心思接受采访!”接着“砰——”一声把我关在门外。那晚我思绪万千,久久难以入睡。我在想,采访任务和当事人的心情,究竟哪个更重要?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买了三份早餐再次走向安置点。当张大姐看见这份热腾腾的早餐时,潸然泪下。此情此景也让我懂得了,做记者首先要做一个有良知的人。

12年前,当有人问我如果做新闻关心什么事,我说关心新闻中的人,这一句话,把我推到今天。因为工作原因,我恰好与这些人相遇,是他们构成了我,构成了我感受这个社会的多种角度,感受到了工作的快乐,感受到新闻工作者的崇高使命。就像台湾著名导演侯孝贤说过:“生命中有许多吉光片羽,无从名之,难以归类,也不能构成什么重要意义,但它们就是在我心中萦绕不去。我称它们是,最好的时光。”

姓名:钟莹

工作单位:西部网新闻中心编辑

从业年限:5年

个人讲述:编辑外采的经历太少,所以仅有的几次外采我都非常珍惜,2016年的末端,有幸参与到公益摄影活动“定格这一刻 温暖回家路”中,坐在候车室里,用文字记录下陌生人的故事和新年愿望。

“留守男孩的暖心秘密,先天智力缺陷女孩的母亲戳心的新年愿望……”每一个故事都有感动有温度,采访过程中我们工作人员几度泪目。

或许很多时候,我们做的事情并不会改变什么,但是通过我们的镜头和文字,能够定格一些温暖的片段和故事,我觉得这大概就是我工作的意义吧。

姓名:耿万崇

工作单位:陕西广播电视台新闻中心广播新闻部记者

工作年限:7年

个人讲述:2010年入职,记忆最深刻的当然就是2017丝绸之路品牌万里行,被称为中东欧传奇之旅的52天采访,从国外政要、中国驻外大使到最普通的国外朋友、中国游客,采访了许多人,从他们的口述中深刻感受到了祖国的日益强大,以及中东欧国家对于“一带一路”倡议和“16+1”两个合作框架的欢迎与期盼。

姓名:赵昊

工作单位:西部网、陕西头条摄影记者

工作年限:5年

个人讲述:入行5年,在记者这个行业中逐渐从新兵变成了不少人熟悉的老面孔,让我庆幸的是,我依然热爱这份工作,热爱这个行业。

依稀记得第一次拿相机时的兴奋、第一次独立采访时的紧张、第一次写稿写成流水账时的尴尬,以及第一次被叫“老师”时的窃喜。

身为一名摄影记者,这些年我更多的记录着身边人的点点滴滴,通过反映不同行业不同年龄的普通人的故事,把更多的正能量传递给其他的人,从潜移默化的地方去感染更多的人。同时也会通过这些故事为他们寻求帮助,让更多的人感受到温暖。

记者这个行业,有孤身犯险监督不公的英雄,有铁肩担道义的侠客,有为民请命的义士,但更多的是默默奉献的人,我愿用自己的镜头和笔,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姓名:樊星

工作单位:西安广播电视台都市频道记者

工作年限:9年

个人讲述:电视台的记者永远离不开摄像机,从业9年,背着摄像机的身影遍布了西安的角角落落。

我印象最深的是2015年5月21日晚上,忽然接到消息说一个名叫乐乐的男孩不慎坠入一口直径约30厘米,深约40米的荒井里,救援已经开始。接到这个消息,已经准备休息的我立刻收拾装备待命出发。

作为接力报道的第三批记者,我到达现场的时候孩子已经被救了上来,救护人员蒙住孩子的眼睛送上救护车,当救护车从我们眼前呼啸而过的那一刹那,周围的人都在欢呼,不少村民激动的抱在了一起。

这是很久都没有的一种感觉,就是忽然感觉身后有力量在支撑着你,那一刻,你知道很多人在关心这个小生命,虽然他们无法进入到警戒线内,在现场我们可以听到哭声、加油声,可以真切的看到孩子是怎样被救上来的。我们是参与者也是传播者和记录者,我通过朋友圈、微博及时的去告诉大家小乐乐救援的动态。当时会感觉自己的职业特别美好,虽然参与救援的人各自职业不同,身份不同,可是在孩子救上来那一刻,大家都发自内心的笑了。而我们很幸运,也记录下了那份笑容。

姓名:赵祎伟

工作单位:陕西广播电视台《都市快报》栏目记者

从业年限:4年

工作四年来印象最深的是参加了今年天津全运会的报道。因为所属栏目是民生新闻,所以所有的新闻要从民生角度入手。半个月的时间里,除了报道相应的赛事,还在天津全运会工作人员中邂逅了很多陕西乡党。这其中有护士,有安检员,有志愿者。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全运会故事。新闻记者作为一个客观记录者,我将他们的故事讲给了陕西观众,也讲给了天津观众。尤其是自己报道了一家在天津开“三秦套餐”饭馆的陕西乡党,节目在天津播出后,天津的观众纷纷拨打热线询问餐馆的地址。将家乡的元素推广到全国各地,不管是作为一名记者,还是一个老陕,我都很有成就感。

姓名:王博

工作单位:陕西广播电视台交通广播记者

从业年限:5年

个人讲述:工作这么多年最难忘的采访是2014年安康的一名两岁儿童突发急性肺炎,急需转院送西安抢救,孩子的父亲却不认识路,我们不停在广播中呼吁大家让行这辆车,同时我们早早赶到西高新收费站等候,最终在中午1点左右,孩子的父亲到了,现场西高新收费站出口已经聚集了6辆出租车、1辆私家车和1辆警车,前来帮忙的市民有几十个人,当救援车从西高新高速出口到西安市儿童医院,12公里的路程用时7分钟,他的爸爸不停地说感谢,还有很多的哥到了医院后还帮他们挂号,找医生等等,那一刻,我也特别感动,觉得作为一名记者,很有意义,当你的工作可以帮助别人,听到别人的一声谢谢,你会由衷感到一种成就感,所以我很喜欢这个工作,也希望自己能一直在路上,用自己的方式帮助更多的人。

姓名:鄢山宇

工作单位:西部网、陕西头条记者

工作年限:7年

个人讲述: 记得2013年7月,那是一个炎热的午后,我和摄影记者贺桐一起前往西安市民生活垃圾的终点站——江村沟垃圾填埋场采访“拾荒者”。到处飞舞的苍蝇,经久不散的恶臭,以分捡垃圾为生的拾荒人就在这里“安营扎寨”。每一天,他们都与丢弃的垃圾为伴,靠着这些臭气熏天的垃圾为生。采访结束离开江村沟时,有个捡垃圾的大姐笑着对我说,“妹子,以后别来了,脏啊。”

这是一件极微小的采访,最常见的线索,或许是因为这个好心的大姐,在此后的工作中我数次记起这次经历。这个世界生活着社会精英、意见领袖、光鲜靓丽的明星,但却也有着这些平凡的拾荒者,梦想和生活在新闻里没有高低,每个人与群体都有被关注的理由。

今年是我从业的第7年,传说中的7年之痒却没有如约而至。在记者节这样的日子里,回想这7年的记者生涯,原本还以为自己会心生很多的感触,结果内心竟是十分的平静。

做这个策划时,我们计划让同行们谈谈“最难忘的一次采访经历”,轮到自己时,却不知道从哪一件说起。作为一个口线记者,我并没有出现在灾难的第一现场,见证历史性的时刻。更多的时候我总是埋没在人群中,和平凡的人们在一起。我写政策性解读、做雾霾治理、地铁修建,我与枯燥的政策交友,再把它们变成有趣的文字分享给读者。

我见证西安的一个五年过去及又一个五年的开启,我记录着这个城市的点滴变化,和这里生活的人民的日常。我只愿当初照亮我的“愿阳光打在你的脸上”,也能“温暖你们的心头”。

策划 |西部网新闻中心

执行 |鄢山宇 赵昊

“你是记者啊,真牛,以后有困难了找你!”你们眼中的我们,也许光鲜亮丽,记得我们或只是以备不时之需,但我们眼中的自己,却是痛并快乐着,今天是我们的节日,可以给我们说声快乐吗?

2017年11月8日,是第十八个记者节。与其他节假日不同的是,它不放假、很少被人记得。但它却和护士节、教师节一起成为我国仅有的三个行业性节日之一。

这个被记者们吐槽为“不放假的节日”,就像每一个平常的工作日一样,他们依旧奔波在各种新闻的第一现场,会议、活动、事故现场……他们或意气风发,或灰头土脸,他们有着战士般强壮的体格、狙击手般敏锐的眼神,以及少女般敏感细腻的心思。

他们全身心投入,废寝忘食,不顾个人安危,只为捕捉采访到最精彩的画面,记录人间最真实的百态,告诉读者,这里曾发生过这样的故事。

这是一组照片,照片中的他们供职于陕西省内各大新闻单位,他们中有工作两年的“新人”,也有工作了23年的“老兵”,这些数字看似重要,却又无关紧要,因为,他们始终如一的背负着挖掘真相的使命,观察着、记录着,是参与者也是改造者。

我们没有你想象的风光、神秘,和你所理解的“无冕之王”也许大相径庭,但我们骨子里都有个“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的梦想,这些图片和故事,将告诉你一些真实的,属于我们的故事。

姓名:徐杰

工作单位:陕西广播电视台当家主播

从业年限:23年

个人讲述:工作这么多年最难忘的采访是参加了陕西广播电视台的大型公益慈善媒体行动——朝阳行动,这个采访我连续做了十年,给我留下了非常难忘的印象。在每一年的朝阳行动中,我都有一个帮扶的小朋友,十年过去了,我和我的帮扶对象仍然有联系,也一直尽自己的努力帮助他们。

参加了这十年的朝阳行动的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作为一个媒体人真的应该尽自己所能为最底层、最困难的老百姓鼓与呼,让他们能够尽自己的能力去改变自己的生活现状,为他们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呼吁更多的人帮助他们。

姓名:刘望

从业单位:西部网、陕西头条直播记者

从业年限:2年

个人讲述:现在安静下来的时候,耳边还会响起第一次跑事故现场时,周围围观群众面对亡故的人,嘴里那一句漫不经心的疑问:“他是谁?”是啊,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许多人淹没于尘埃而留不下名字,如今的我愿意为了每一个平凡的人写下有关他的故事。

而后的日子里,我尝试着用现场来记录大山深处丧子的长者、用事实安抚突发事件后惊慌失措的家属、用心去相逢每一个新闻事件的人。我时常发牢骚自己怎么会当记者,我也时常许愿,如果有来生,我仍愿意当记者。

姓名:母家亮

工作单位:陕西日报摄影记者

工作年限:11年

个人讲述:作为摄影记者,不仅是背着沉重的摄影器材到处跑的“体力劳动者”,更是和文字记者一样的“脑力劳动者”。因为摄影是一种瞬间的艺术,是在做“减法”,真正好的画面往往一闪而过。如果拍不到,没有任何事后可以补拍的机会。所以摄影记者为拍到一张满意的照片,会经常爬高下低选取好的角度,按快门前也在不断地思考。

如今新媒体时代,也给摄影记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摄影记者必须不断学习新理论新技术,做全媒体记者,既会拍照片,也能拍视频,稿件也要写的好,做到“样样精通”。能吃苦,爱学习,擅策划,肯钻研。

姓名:高乐

工作单位:西安晚报记者

工作年限:7年

个人讲述:我很荣幸我是记者大家庭中的一员。从当初脆弱小白到如今的坚毅“大白”,记者的路并不好走。工作关系,会关注大大小小各个城市的环境保护和轨道建设运营,也深知环保人和地铁人的不易,经常会劝人多公交出行过年不要放炮不要焚烧垃圾地铁上别吃东西不要翘二郎腿……当然,遭到的白眼也很多,说我被“洗脑”,那我就回个更白的白眼咯。

难忘的事儿啊,采访长安区库峪口小学的留守儿童时孩子们哭我也哭,摄影记者无奈“哎,你快问赶快问”……后来一想,掉几滴眼泪有毛用,不如把他们的故事讲出去,让他们得到更多爱心人士的帮助。

看韩剧《匹诺曹》,女主角是一名记者,如果说谎话就会结巴,做一个冰道太滑摔伤行人的新闻,只顾提醒市民因此拍摄画面为零。于是懂得了“袖手旁观就是记者的公益之心。你把问题做成新闻就是公益,新闻被政府的职员看到、让总统也看到,让全世界的人都看得,那才是记者的公益之心。”

这些年经历过无数次采访,也有很多同行跳槽、创业,看起来风生水起。有人劝我,你要为自己考虑下后路。但我觉得,虽然如今也谈不上青春甚至连青春的尾巴都谈不上,所以不存在为了“奋斗的青春”,但相比写字楼高跟鞋的朝九晚五职场生涯,我更喜欢在新闻现场发现那些未知,可以爬上供热公司四十米烟囱监测污染物浓度,也可以深入地下十七米看工人弯腰用洋镐暗挖地铁隧道……跟不同的人打交道,通过一件事一句话发现新闻点,通过一条又一条零碎的信息最终发现背后的故事,这让人感到紧张又兴奋。

那些熬成黑眼圈的夜,淋湿后背的雨和满脸大汗的烈日,当完成一篇篇报道任务时,为广大读者献出精彩稿件时,其实不知不觉已经十里春风,不知不觉收获着快乐。

姓名:张杰

工作单位:华商报摄影记者

工作年限:15年

个人讲述:2017年8月8日晚上,四川九寨县发生7.0级地震,当时我正在采访《电视问政》,随后作为首发记者前往了震区。第二天早上十点,我和同事一行抵达九寨沟沟口,此时道路已经封闭,除了有通行证的车辆,其他车只出不进。我和同事决定徒步前进。此时的九寨沟等待离开的车辆排起了长队,而我们在另一侧道一路逆行。

在这次地震报道中,曾经有一张武警战士不顾危险向着滑坡路段奔跑的照片刷爆了朋友圈,被称为“最美逆行”。其实,在灾难发生后,赶往现场的记者也是“逆行者”,他们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与风险。

新闻就是这样,永远在路上。

姓名:曹媛媛

工作单位:陕西广播电视台新闻中心记者

工作年限:12年

个人讲述:延安特大水灾发生后不久,我在延长县中学安置点采访时遇到了张美燕。看上去她有些不安,因为不少受灾群众已经陆续撤离,而她还没有个去处。听说我们要采访,张大姐的婆婆情绪很激动,冲我就喊:“我们家被淹了,房子塌了,还哪有心思接受采访!”接着“砰——”一声把我关在门外。那晚我思绪万千,久久难以入睡。我在想,采访任务和当事人的心情,究竟哪个更重要?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买了三份早餐再次走向安置点。当张大姐看见这份热腾腾的早餐时,潸然泪下。此情此景也让我懂得了,做记者首先要做一个有良知的人。

12年前,当有人问我如果做新闻关心什么事,我说关心新闻中的人,这一句话,把我推到今天。因为工作原因,我恰好与这些人相遇,是他们构成了我,构成了我感受这个社会的多种角度,感受到了工作的快乐,感受到新闻工作者的崇高使命。就像台湾著名导演侯孝贤说过:“生命中有许多吉光片羽,无从名之,难以归类,也不能构成什么重要意义,但它们就是在我心中萦绕不去。我称它们是,最好的时光。”

姓名:钟莹

工作单位:西部网新闻中心编辑

从业年限:5年

个人讲述:编辑外采的经历太少,所以仅有的几次外采我都非常珍惜,2016年的末端,有幸参与到公益摄影活动“定格这一刻 温暖回家路”中,坐在候车室里,用文字记录下陌生人的故事和新年愿望。

“留守男孩的暖心秘密,先天智力缺陷女孩的母亲戳心的新年愿望……”每一个故事都有感动有温度,采访过程中我们工作人员几度泪目。

或许很多时候,我们做的事情并不会改变什么,但是通过我们的镜头和文字,能够定格一些温暖的片段和故事,我觉得这大概就是我工作的意义吧。

姓名:耿万崇

工作单位:陕西广播电视台新闻中心广播新闻部记者

工作年限:7年

个人讲述:2010年入职,记忆最深刻的当然就是2017丝绸之路品牌万里行,被称为中东欧传奇之旅的52天采访,从国外政要、中国驻外大使到最普通的国外朋友、中国游客,采访了许多人,从他们的口述中深刻感受到了祖国的日益强大,以及中东欧国家对于“一带一路”倡议和“16+1”两个合作框架的欢迎与期盼。

姓名:赵昊

工作单位:西部网、陕西头条摄影记者

工作年限:5年

个人讲述:入行5年,在记者这个行业中逐渐从新兵变成了不少人熟悉的老面孔,让我庆幸的是,我依然热爱这份工作,热爱这个行业。

依稀记得第一次拿相机时的兴奋、第一次独立采访时的紧张、第一次写稿写成流水账时的尴尬,以及第一次被叫“老师”时的窃喜。

身为一名摄影记者,这些年我更多的记录着身边人的点点滴滴,通过反映不同行业不同年龄的普通人的故事,把更多的正能量传递给其他的人,从潜移默化的地方去感染更多的人。同时也会通过这些故事为他们寻求帮助,让更多的人感受到温暖。

记者这个行业,有孤身犯险监督不公的英雄,有铁肩担道义的侠客,有为民请命的义士,但更多的是默默奉献的人,我愿用自己的镜头和笔,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姓名:樊星

工作单位:西安广播电视台都市频道记者

工作年限:9年

个人讲述:电视台的记者永远离不开摄像机,从业9年,背着摄像机的身影遍布了西安的角角落落。

我印象最深的是2015年5月21日晚上,忽然接到消息说一个名叫乐乐的男孩不慎坠入一口直径约30厘米,深约40米的荒井里,救援已经开始。接到这个消息,已经准备休息的我立刻收拾装备待命出发。

作为接力报道的第三批记者,我到达现场的时候孩子已经被救了上来,救护人员蒙住孩子的眼睛送上救护车,当救护车从我们眼前呼啸而过的那一刹那,周围的人都在欢呼,不少村民激动的抱在了一起。

这是很久都没有的一种感觉,就是忽然感觉身后有力量在支撑着你,那一刻,你知道很多人在关心这个小生命,虽然他们无法进入到警戒线内,在现场我们可以听到哭声、加油声,可以真切的看到孩子是怎样被救上来的。我们是参与者也是传播者和记录者,我通过朋友圈、微博及时的去告诉大家小乐乐救援的动态。当时会感觉自己的职业特别美好,虽然参与救援的人各自职业不同,身份不同,可是在孩子救上来那一刻,大家都发自内心的笑了。而我们很幸运,也记录下了那份笑容。

姓名:赵祎伟

工作单位:陕西广播电视台《都市快报》栏目记者

从业年限:4年

工作四年来印象最深的是参加了今年天津全运会的报道。因为所属栏目是民生新闻,所以所有的新闻要从民生角度入手。半个月的时间里,除了报道相应的赛事,还在天津全运会工作人员中邂逅了很多陕西乡党。这其中有护士,有安检员,有志愿者。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全运会故事。新闻记者作为一个客观记录者,我将他们的故事讲给了陕西观众,也讲给了天津观众。尤其是自己报道了一家在天津开“三秦套餐”饭馆的陕西乡党,节目在天津播出后,天津的观众纷纷拨打热线询问餐馆的地址。将家乡的元素推广到全国各地,不管是作为一名记者,还是一个老陕,我都很有成就感。

姓名:王博

工作单位:陕西广播电视台交通广播记者

从业年限:5年

个人讲述:工作这么多年最难忘的采访是2014年安康的一名两岁儿童突发急性肺炎,急需转院送西安抢救,孩子的父亲却不认识路,我们不停在广播中呼吁大家让行这辆车,同时我们早早赶到西高新收费站等候,最终在中午1点左右,孩子的父亲到了,现场西高新收费站出口已经聚集了6辆出租车、1辆私家车和1辆警车,前来帮忙的市民有几十个人,当救援车从西高新高速出口到西安市儿童医院,12公里的路程用时7分钟,他的爸爸不停地说感谢,还有很多的哥到了医院后还帮他们挂号,找医生等等,那一刻,我也特别感动,觉得作为一名记者,很有意义,当你的工作可以帮助别人,听到别人的一声谢谢,你会由衷感到一种成就感,所以我很喜欢这个工作,也希望自己能一直在路上,用自己的方式帮助更多的人。

姓名:鄢山宇

工作单位:西部网、陕西头条记者

工作年限:7年

个人讲述: 记得2013年7月,那是一个炎热的午后,我和摄影记者贺桐一起前往西安市民生活垃圾的终点站——江村沟垃圾填埋场采访“拾荒者”。到处飞舞的苍蝇,经久不散的恶臭,以分捡垃圾为生的拾荒人就在这里“安营扎寨”。每一天,他们都与丢弃的垃圾为伴,靠着这些臭气熏天的垃圾为生。采访结束离开江村沟时,有个捡垃圾的大姐笑着对我说,“妹子,以后别来了,脏啊。”

这是一件极微小的采访,最常见的线索,或许是因为这个好心的大姐,在此后的工作中我数次记起这次经历。这个世界生活着社会精英、意见领袖、光鲜靓丽的明星,但却也有着这些平凡的拾荒者,梦想和生活在新闻里没有高低,每个人与群体都有被关注的理由。

今年是我从业的第7年,传说中的7年之痒却没有如约而至。在记者节这样的日子里,回想这7年的记者生涯,原本还以为自己会心生很多的感触,结果内心竟是十分的平静。

做这个策划时,我们计划让同行们谈谈“最难忘的一次采访经历”,轮到自己时,却不知道从哪一件说起。作为一个口线记者,我并没有出现在灾难的第一现场,见证历史性的时刻。更多的时候我总是埋没在人群中,和平凡的人们在一起。我写政策性解读、做雾霾治理、地铁修建,我与枯燥的政策交友,再把它们变成有趣的文字分享给读者。

我见证西安的一个五年过去及又一个五年的开启,我记录着这个城市的点滴变化,和这里生活的人民的日常。我只愿当初照亮我的“愿阳光打在你的脸上”,也能“温暖你们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