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下体坛

广场舞生存调查 如何让大妈们不再占篮球场

网易体育 2017-08-12 09:53:39
设置

6月初,一段广场舞老人和篮球少年在洛阳王城公园篮球场,因争夺健身场地而发生肢体冲突的视频在互联网上快速发酵,成为舆论焦点,背后实际折射出我国人民群众日益提高的健身需求和现有健身场地不足带来的种种矛盾。

当下中国城市居民在健身的过程中遇到了哪些突出问题?对此有关部门又该如何着手解决?

55岁的田大妈最近很郁闷。6月初,一段洛阳王城公园篮球场内篮球小伙与广场舞老人因争夺场地而造成肢体冲突的视频引爆网络,把他们这些广场舞的参与者推上了风口浪尖。对于“侵占”篮球场地的指责,田大妈感到有点冤。

“我们在这个场地跳舞已经好几年了,这里最早是土地,后来水泥硬化,再后来才变成篮球场,我们都一直在这里跳舞,现在一起跳舞的人数已经达到200多人。”田大妈说。

事件发生前,场地虽然安装了篮球架,但并没有专人管理,一直是一个公共健身场所,谁都可以进来。长期以来,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们也跟打篮球的小伙子们形成了一定的默契——打球打到晚上七点,广场舞的队伍一来,打篮球的人就走,这么多年一直都相安无事。

用田大妈的话说:“那天来打球的是一些生面孔,不了解情况。”

pic
8月8日上午,王城公园篮球场内打篮球的年轻人。

作为当天打球的“生面孔”之一,23岁的小于也很郁闷。去年他从老家重庆来洛阳做厨师,他喜欢打篮球,而离他租房最近的公共篮球场就是这里。

“当天我们刚来没多久他们就来了。”小于回忆说,“场地又没有灯光,等光线暗了我们自然就走了。可他们不愿意等我们打完,后来就发生了冲突。”

冲突发生后,王城公园篮球场因需要安装照明设施而暂时关闭。小于和田大妈一样,一时都没了锻炼的场地。

根据国家体育总局披露的信息,截至2015年,全国体育场地数超过170万个,人均体育场地面积达到1.57平方米。根据《体育发展“十三五”规划》,“十三五”期间,我国将逐步建成三级群众健身场地设施网络,推进建设城市社区15分钟健身圈,努力实现到2020年人均体育场地面积达到1.8平方米的目标。

pic
广场舞团队后来又曾抢占羽毛球场地。

从宏观层面上看,百姓身边的健身场地正不断增加,而从个体层面的感受来说,很多人依旧会像田大妈和小于一样,为身边没有合适自己锻炼的场地而感到困惑。

在王城公园篮球场关闭期间,记者曾于晚上6点至6点半在篮球场外观察,先后有三批人前来打球,但都无奈离去。

“健身基础设施太少,即使是收费的篮球场也很少,大部分中小学校又不开放,这让我们去哪打球?”小于说。

记者看到,离王城公园西门对面约100米处,就有一所小学,而这所小学的体育场并不对外开放。

田大妈他们也为没有场地发愁。事件发生后,王城公园管理处将公园的临时停车场腾出来,并重新铺了水泥地,安装了电灯、挂物架和石凳。但大爷大妈们嫌小。

“除去周围道路,我们量了一下,310多平方米,比篮球场那块770平方米的场地小了一半还多。”田大妈说,“我们都一块儿跳舞好几年了,相互熟悉,都成了朋友。如果分开,大家一块儿凑钱买的音响怎么分?教练怎么分?谁走谁留?分开的人怎么办?”

和田大妈一起跳舞的孟红(化名)抱怨说:“我们也挺难的,不能在居民区跳,怕扰民,可公园、广场又太少,老了有点爱好还弄成了现在这样。”

在北京大学中国体育产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何文义看来,安排专人对场地进行管理,建立合理的时间分配机制,保证场地利用效率的最大化,是在目前场地不足的情况下解决类似“场地之争”的有效途径。

从6月22日起,王城公园篮球场再次开放,但只允许打篮球和羽毛球到晚上6:30,门口有工作人员值守。

pic

此前篮球场一度只在上午开放。 图片来源:小程微博

冲突事件发生后,王城公园管理处积极介入,协调双方拿出解决方案。起初双方同意以晚上7:30作为界限,之前打篮球,之后跳广场舞,但是有人将协调方案发到网上后,又引起一番争论,打篮球的小伙子们又不同意这个时间段的安排了,最终没有达成协议。

“现在双方还没有达成协议,我们也不敢贸然完全开放场地,怕再次引发冲突。”王城公园管理处副主任程金发说,“我们想尽了办法,但是现在确实找不到一块较大的场地供他们跳广场舞。”

6月26日晚上,在王城公园为大爷大妈们新开辟的场地上,7:30之后陆续有20多名大爷大妈前来做健身操,人数比原来少了很多,现在他们对外界异常敏感。

“现在好多人都不去了,有的加入到别的队伍,有的被子女拦着不去了。”孟红说,“这一个月大家都没好好练过操,新操还没学会,老操也快忘了。”

3月21日,上海市民在“桥孔健身场所”门外观看附近居民练习广场舞。新华社记者丁汀摄

程金发说,在王城公园的许多空地上,都画上了羽毛球场或毽球的线,好多不是我们画的,是健身者画的,我们之所以没有阻止是想综合高效利用一片场地,毕竟场地有限。“长期以来,他们已经约定俗成了,互相理解,互相谦让,这是我们想要达到的目的。”

“广场舞对于老年人来说是最安全的健身方式。随着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全国有两亿多老年人。我们必须尊重他们的生活方式。通过跳广场舞能够强健身体,少去医院,替国家省钱,广场舞对于中老年人绝对是一个好事情。”

何文义说,“健身设施器材的规划建设应该充分考虑不同人群的需要,年轻人喜欢篮球、足球,老年人喜欢广场舞和健身路径,而不是只建设健身路径。健身路径能够达到锻炼的目的,但是缺乏趣味性。”

“这个事件表面上是广场舞、篮球两个不同项目的健身人群为争夺场地而发生的冲突,背后折射出的是群众身边健身场地不足导致的各种矛盾。”

pic
8月8日上午,王城公园内,大爷大妈们聚集在一起跳广场舞。

首都体育学院校长钟秉枢说,“从这里面透露出提供公共服务要重在建设群众身边的健身场所。只有把身边的健身场所解决了,才能避免这种问题的产生。一个要增加场地的数量,另外要尽量一场多能。公共资源有限,特别是小区的公共资源有限,这种情况下场地一定要是多功能、多元化的,而不是一场专用。”

《国务院全民健身工作部际联席会议2017年工作要点》也明确提出,要建设群众身边的体育场地设施,主要责任单位为住建部和国家体育总局。

工作要点包括,合理利用现有公园建设体育场地设施,新建改建体育公园;推动公共体育设施和学校体育场馆对社会开放;统筹规划建设公益性老年体育健身设施,加强社区养老服务设施与体育健身设施的功能衔接,提高设施使用率等。这些都是解决目前健身场地不足的有效措施。

“健身场地、设施不足的问题政府要负责。以前城市规划中这一块没有设计,总体欠账较大。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要补群众体育的短板,首先要补场地设施的短板。”国家体育总局群体司司长刘国永说。

点击查看pc网页

今日焦点 更多

图世绘 更多

体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