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俯瞰震后的九寨沟景区

<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图为宽达270米的诺日朗瀑布震后出现垮塌。刘忠俊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图为诺日朗瀑布震后垮塌。刘忠俊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图为垮塌的诺日朗瀑布。刘忠俊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刘忠俊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图为从空中俯瞰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刘忠俊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图为火花海见底露出湖底泥土。刘忠俊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图为火花海景点可见底。刘忠俊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图为火花海景点可见底。刘忠俊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图为火花海断裂处。刘忠俊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图为火花海上游景色依然。刘忠俊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胡进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图为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的山体随时都在垮塌。胡进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胡进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胡进 摄

8月11日,记者来到距地震灾区九寨沟县130公里的大录乡受灾严重的东北村亚录寨探访,走进该村受损严重的藏族家庭家访。目睹了在地震中房屋主墙坍塌、卧室、厨房等受灾状况。据了解,截至记者发稿时,大录乡在地震中不同程度受损房屋约700多栋,其中严重受损需重建26栋,受灾民众得到妥善安置。中新社记者 陈文 摄

8月11日,记者来到距地震灾区九寨沟县130公里的大录乡受灾严重的东北村亚录寨探访,走进该村受损严重的藏族家庭家访。目睹了在地震中房屋主墙坍塌、卧室、厨房等受灾状况。据了解,截至记者发稿时,大录乡在地震中不同程度受损房屋约700多栋,其中严重受损需重建26栋,受灾民众得到妥善安置。中新社记者 陈文 摄

8月11日,记者来到距地震灾区九寨沟县130公里的大录乡受灾严重的东北村亚录寨探访,走进该村受损严重的藏族家庭家访。目睹了在地震中房屋主墙坍塌、卧室、厨房等受灾状况。据了解,截至记者发稿时,大录乡在地震中不同程度受损房屋约700多栋,其中严重受损需重建26栋,受灾民众得到妥善安置。中新社记者 陈文 摄

8月11日,记者来到距地震灾区九寨沟县130公里的大录乡受灾严重的东北村亚录寨探访,走进该村受损严重的藏族家庭家访。目睹了在地震中房屋主墙坍塌、卧室、厨房等受灾状况。据了解,截至记者发稿时,大录乡在地震中不同程度受损房屋约700多栋,其中严重受损需重建26栋,受灾民众得到妥善安置。中新社记者 陈文 摄

8月11日,记者来到距地震灾区九寨沟县130公里的大录乡受灾严重的东北村亚录寨探访,走进该村受损严重的藏族家庭家访。目睹了在地震中房屋主墙坍塌、卧室、厨房等受灾状况。据了解,截至记者发稿时,大录乡在地震中不同程度受损房屋约700多栋,其中严重受损需重建26栋,受灾民众得到妥善安置。中新社记者 陈文 摄

8月11日,记者来到距地震灾区九寨沟县130公里的大录乡受灾严重的东北村亚录寨探访,走进该村受损严重的藏族家庭家访。目睹了在地震中房屋主墙坍塌、卧室、厨房等受灾状况。据了解,截至记者发稿时,大录乡在地震中不同程度受损房屋约700多栋,其中严重受损需重建26栋,受灾民众得到妥善安置。中新社记者 陈文 摄

8月11日,记者来到距地震灾区九寨沟县130公里的大录乡受灾严重的东北村亚录寨探访,走进该村受损严重的藏族家庭家访。目睹了在地震中房屋主墙坍塌、卧室、厨房等受灾状况。据了解,截至记者发稿时,大录乡在地震中不同程度受损房屋约700多栋,其中严重受损需重建26栋,受灾民众得到妥善安置。中新社记者 陈文 摄

8月11日,记者来到距地震灾区九寨沟县130公里的大录乡受灾严重的东北村亚录寨探访,走进该村受损严重的藏族家庭家访。目睹了在地震中房屋主墙坍塌、卧室、厨房等受灾状况。据了解,截至记者发稿时,大录乡在地震中不同程度受损房屋约700多栋,其中严重受损需重建26栋,受灾民众得到妥善安置。中新社记者 陈文 摄

8月11日,记者来到距地震灾区九寨沟县130公里的大录乡受灾严重的东北村亚录寨探访,走进该村受损严重的藏族家庭家访。目睹了在地震中房屋主墙坍塌、卧室、厨房等受灾状况。据了解,截至记者发稿时,大录乡在地震中不同程度受损房屋约700多栋,其中严重受损需重建26栋,受灾民众得到妥善安置。中新社记者 陈文 摄

8月11日,记者来到距地震灾区九寨沟县130公里的大录乡受灾严重的东北村亚录寨探访,走进该村受损严重的藏族家庭家访。目睹了在地震中房屋主墙坍塌、卧室、厨房等受灾状况。据了解,截至记者发稿时,大录乡在地震中不同程度受损房屋约700多栋,其中严重受损需重建26栋,受灾民众得到妥善安置。中新社记者 陈文 摄

8月11日,九寨沟漳扎镇临时安置点内,银行在这里提供移动金融服务,方便灾区民众办理银行取款、转账等业务。 中新社记者 张浪摄

8月11日,九寨沟漳扎镇临时安置点内,银行在这里提供移动金融服务,方便灾区民众办理银行取款、转账等业务。 中新社记者 张浪摄

8月11日,九寨沟漳扎镇政府临时办公点前,一些人前来咨询。地震后,为保障镇政府正常运转,漳扎镇政府将临时办公点设立在了灾民集中安置点旁。中新社记者 张浪 摄

8月11日,九寨沟漳扎镇一家超市正常营业中,货架上的商品有些东倒西歪还未来得及整理。漳扎镇是九寨沟地震受灾最严重的乡镇,这家超市为了给灾民和救援人员提供方便,从8月8日地震发生后从未间断过营业。中新社记者 张浪 摄

8月11日,九寨沟漳扎镇一家超市正常营业中。漳扎镇是九寨沟地震受灾最严重的乡镇,这家超市为了给灾民和救援人员提供方便,从8月8日地震发生后从未间断过营业。中新社记者 张浪 摄

8月11日,几名孩童在九寨沟漳扎镇临时安置点内嬉笑打闹。当前,九寨沟地震灾区受灾民众生活在临时安置点内逐步恢复。 中新社记者张浪 摄

8月11日,九寨沟漳扎镇临时安置点内一名妇女正在晾晒衣物。当前,九寨沟地震灾区受灾民众生活在临时安置点内逐步恢复。中新社记者 张浪 摄

8月11日,一名志愿者在九寨沟县城为过往路人准备了矿泉水、方便面、牛奶、饼干等免费食品。九寨沟地震发生后,各方志愿者纷纷赶到地震灾区,为受灾民众和救援者提供必要服务。中新社记者 张浪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震源中心附近村寨临时安置点里,解放军搬运救灾物资。 中新社记者 安源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震源中心附近村寨临时安置点里,解放军搬运救灾物资。 中新社记者 安源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震源中心附近的漳扎镇漳扎村二组安置点里,民众正在吃午餐。 中新社记者 安源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震源中心附近的漳扎镇漳扎村二组安置点里,民众制作午餐。 中新社记者 安源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震源中心附近的漳扎镇漳扎村二组安置点,在帐篷里学习的小朋友。 中新社记者 安源摄

8月11日,记者走进位于四川九寨沟“8.8”地震震源中心附近的漳扎小学,学校建筑物在此次地震中受到不同程度的受损。图为教室。安源 摄

8月11日,记者走进位于四川九寨沟“8.8”地震震源中心附近的漳扎小学,学校建筑物在此次地震中受到不同程度的受损。图为教室门口。安源 摄

8月11日,记者走进位于四川九寨沟“8.8”地震震源中心附近的漳扎小学,学校建筑物在此次地震中受到不同程度的受损。图为漳扎小学教学楼。安源 摄

8月11日,记者走进位于四川九寨沟“8.8”地震震源中心附近的漳扎小学,学校建筑物在此次地震中受到不同程度的受损。图为教学楼。安源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图为宽达270米的诺日朗瀑布震后出现垮塌。刘忠俊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图为诺日朗瀑布震后垮塌。刘忠俊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图为垮塌的诺日朗瀑布。刘忠俊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刘忠俊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图为从空中俯瞰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刘忠俊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图为火花海见底露出湖底泥土。刘忠俊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图为火花海景点可见底。刘忠俊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图为火花海景点可见底。刘忠俊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图为火花海断裂处。刘忠俊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图为火花海上游景色依然。刘忠俊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胡进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图为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的山体随时都在垮塌。胡进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胡进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后,九寨沟景区内的火花海、诺日朗瀑布、箭竹海等景点不同程度受损。其中熊猫海至箭竹海之间,因山体垮塌道路消失,给被困人员搜救带来了许多困难,加上两侧山体滑坡十分严重,救援人员只能冒险从峡谷中间地带穿过,又被称为穿越“死亡之谷”。胡进 摄

8月11日,记者来到距地震灾区九寨沟县130公里的大录乡受灾严重的东北村亚录寨探访,走进该村受损严重的藏族家庭家访。目睹了在地震中房屋主墙坍塌、卧室、厨房等受灾状况。据了解,截至记者发稿时,大录乡在地震中不同程度受损房屋约700多栋,其中严重受损需重建26栋,受灾民众得到妥善安置。中新社记者 陈文 摄

8月11日,记者来到距地震灾区九寨沟县130公里的大录乡受灾严重的东北村亚录寨探访,走进该村受损严重的藏族家庭家访。目睹了在地震中房屋主墙坍塌、卧室、厨房等受灾状况。据了解,截至记者发稿时,大录乡在地震中不同程度受损房屋约700多栋,其中严重受损需重建26栋,受灾民众得到妥善安置。中新社记者 陈文 摄

8月11日,记者来到距地震灾区九寨沟县130公里的大录乡受灾严重的东北村亚录寨探访,走进该村受损严重的藏族家庭家访。目睹了在地震中房屋主墙坍塌、卧室、厨房等受灾状况。据了解,截至记者发稿时,大录乡在地震中不同程度受损房屋约700多栋,其中严重受损需重建26栋,受灾民众得到妥善安置。中新社记者 陈文 摄

8月11日,记者来到距地震灾区九寨沟县130公里的大录乡受灾严重的东北村亚录寨探访,走进该村受损严重的藏族家庭家访。目睹了在地震中房屋主墙坍塌、卧室、厨房等受灾状况。据了解,截至记者发稿时,大录乡在地震中不同程度受损房屋约700多栋,其中严重受损需重建26栋,受灾民众得到妥善安置。中新社记者 陈文 摄

8月11日,记者来到距地震灾区九寨沟县130公里的大录乡受灾严重的东北村亚录寨探访,走进该村受损严重的藏族家庭家访。目睹了在地震中房屋主墙坍塌、卧室、厨房等受灾状况。据了解,截至记者发稿时,大录乡在地震中不同程度受损房屋约700多栋,其中严重受损需重建26栋,受灾民众得到妥善安置。中新社记者 陈文 摄

8月11日,记者来到距地震灾区九寨沟县130公里的大录乡受灾严重的东北村亚录寨探访,走进该村受损严重的藏族家庭家访。目睹了在地震中房屋主墙坍塌、卧室、厨房等受灾状况。据了解,截至记者发稿时,大录乡在地震中不同程度受损房屋约700多栋,其中严重受损需重建26栋,受灾民众得到妥善安置。中新社记者 陈文 摄

8月11日,记者来到距地震灾区九寨沟县130公里的大录乡受灾严重的东北村亚录寨探访,走进该村受损严重的藏族家庭家访。目睹了在地震中房屋主墙坍塌、卧室、厨房等受灾状况。据了解,截至记者发稿时,大录乡在地震中不同程度受损房屋约700多栋,其中严重受损需重建26栋,受灾民众得到妥善安置。中新社记者 陈文 摄

8月11日,记者来到距地震灾区九寨沟县130公里的大录乡受灾严重的东北村亚录寨探访,走进该村受损严重的藏族家庭家访。目睹了在地震中房屋主墙坍塌、卧室、厨房等受灾状况。据了解,截至记者发稿时,大录乡在地震中不同程度受损房屋约700多栋,其中严重受损需重建26栋,受灾民众得到妥善安置。中新社记者 陈文 摄

8月11日,记者来到距地震灾区九寨沟县130公里的大录乡受灾严重的东北村亚录寨探访,走进该村受损严重的藏族家庭家访。目睹了在地震中房屋主墙坍塌、卧室、厨房等受灾状况。据了解,截至记者发稿时,大录乡在地震中不同程度受损房屋约700多栋,其中严重受损需重建26栋,受灾民众得到妥善安置。中新社记者 陈文 摄

8月11日,记者来到距地震灾区九寨沟县130公里的大录乡受灾严重的东北村亚录寨探访,走进该村受损严重的藏族家庭家访。目睹了在地震中房屋主墙坍塌、卧室、厨房等受灾状况。据了解,截至记者发稿时,大录乡在地震中不同程度受损房屋约700多栋,其中严重受损需重建26栋,受灾民众得到妥善安置。中新社记者 陈文 摄

8月11日,九寨沟漳扎镇临时安置点内,银行在这里提供移动金融服务,方便灾区民众办理银行取款、转账等业务。 中新社记者 张浪摄

8月11日,九寨沟漳扎镇临时安置点内,银行在这里提供移动金融服务,方便灾区民众办理银行取款、转账等业务。 中新社记者 张浪摄

8月11日,九寨沟漳扎镇政府临时办公点前,一些人前来咨询。地震后,为保障镇政府正常运转,漳扎镇政府将临时办公点设立在了灾民集中安置点旁。中新社记者 张浪 摄

8月11日,九寨沟漳扎镇一家超市正常营业中,货架上的商品有些东倒西歪还未来得及整理。漳扎镇是九寨沟地震受灾最严重的乡镇,这家超市为了给灾民和救援人员提供方便,从8月8日地震发生后从未间断过营业。中新社记者 张浪 摄

8月11日,九寨沟漳扎镇一家超市正常营业中。漳扎镇是九寨沟地震受灾最严重的乡镇,这家超市为了给灾民和救援人员提供方便,从8月8日地震发生后从未间断过营业。中新社记者 张浪 摄

8月11日,几名孩童在九寨沟漳扎镇临时安置点内嬉笑打闹。当前,九寨沟地震灾区受灾民众生活在临时安置点内逐步恢复。 中新社记者张浪 摄

8月11日,九寨沟漳扎镇临时安置点内一名妇女正在晾晒衣物。当前,九寨沟地震灾区受灾民众生活在临时安置点内逐步恢复。中新社记者 张浪 摄

8月11日,一名志愿者在九寨沟县城为过往路人准备了矿泉水、方便面、牛奶、饼干等免费食品。九寨沟地震发生后,各方志愿者纷纷赶到地震灾区,为受灾民众和救援者提供必要服务。中新社记者 张浪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震源中心附近村寨临时安置点里,解放军搬运救灾物资。 中新社记者 安源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震源中心附近村寨临时安置点里,解放军搬运救灾物资。 中新社记者 安源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震源中心附近的漳扎镇漳扎村二组安置点里,民众正在吃午餐。 中新社记者 安源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震源中心附近的漳扎镇漳扎村二组安置点里,民众制作午餐。 中新社记者 安源 摄

8月11日,四川九寨沟“8.8”地震震源中心附近的漳扎镇漳扎村二组安置点,在帐篷里学习的小朋友。 中新社记者 安源摄

8月11日,记者走进位于四川九寨沟“8.8”地震震源中心附近的漳扎小学,学校建筑物在此次地震中受到不同程度的受损。图为教室。安源 摄

8月11日,记者走进位于四川九寨沟“8.8”地震震源中心附近的漳扎小学,学校建筑物在此次地震中受到不同程度的受损。图为教室门口。安源 摄

8月11日,记者走进位于四川九寨沟“8.8”地震震源中心附近的漳扎小学,学校建筑物在此次地震中受到不同程度的受损。图为漳扎小学教学楼。安源 摄

8月11日,记者走进位于四川九寨沟“8.8”地震震源中心附近的漳扎小学,学校建筑物在此次地震中受到不同程度的受损。图为教学楼。安源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