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新闻

渭南合阳提线木偶戏:一线提起天下事

陕西日报 2017-07-06 09:54:09
设置

pic

  “既不愿,你就该完璧归赵;谁叫你,把雀鸟陷入牢笼……”舞台上,随着线戏艺人十指翻飞,身着戏服的木偶“杜十娘”神态哀婉。提线的艺人唱腔缠绵如泣如诉,木偶红袖掩面,似有“幽愁暗恨生”。霎时间,观众随着木偶的一举一动,进入剧情,为剧中人物的命运感到悲伤。

  这是合阳县提线木偶戏《百宝箱》中的一段。常去洽川湿地的游客,总爱在芦苇荡中的戏台下,听上一段。合阳县提线木偶戏是我省首批进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地方戏剧。不同于其他地方戏大多面临濒危的处境,提线木偶戏在合阳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是百姓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味元素。

  1 一线“提起”天下事

  见到肖鹏芳的时候,记者起初颇感失望。她看起来平平凡凡,与一般农妇无二,正蹲在地上专心打磨着木偶的模型。这个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看起来没有一点大师风范。但随着采访的深入,肖鹏芳却给出了一连串惊喜。

  “我12岁就学戏了,13岁登台。线戏就是我的命。”肖鹏芳说。30年前,肖鹏芳接过了爷爷的衣钵,从此把线戏当成终生的事业。肖鹏芳的爷爷是合阳县当地的线戏艺人,从小她就耳濡目染木偶戏的精彩纷呈。刚开始,年幼的肖鹏芳只是觉得好奇,“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木偶就动起来了,小孩子对新鲜事总是跃跃欲试。”

  “我们那个年代,没有严格的师承关系。我爷爷带着我到处去演出,慢慢就练出来了。”肖鹏芳说着,做出了一个提线的手势。她的手腕很软,双手如兰花般翻覆,顷刻间整个人也有了光彩。

  整个青春时代,肖鹏芳和爷爷走遍了合阳县的大小村庄,练就了一副好嗓子和一副好身段。肖鹏芳说自己从事的行当是“忤逆行当”。“意思就是家里有天大的事,也不能耽误演出。”她字字有力,这也是她一生都遵守的原则。“最难忘的演出就是我怀孕的时候,挺着大肚子,七八个月了,还照常演出。”回忆起近40年的从艺经历,肖鹏芳仍连连感慨。

  采访间隙,肖鹏芳总是时不时指点一下正在排练的弟子,回过头来也不说抱歉,只是反复强调一句,“什么事都没有演出重要。”

  肖鹏芳的痴迷,源自线戏久远的历史。

  一般认为,线戏“起于汉而兴于唐,盛于明清”。据史料记载,汉高祖刘邦在平城被匈奴单于冒顿围困。当时城中断粮,危在旦夕,刘邦的谋臣陈平利用冒顿妻子阏氏的嫉妒心理,造木偶女郎于城中街巷的开阔地翩翩起舞。阏氏信以为真,生怕冒顿得胜后歌舞升平,自己会失宠,于是说服冒顿从平城退兵,解了刘邦平城之围。

  汉代传说,为木偶戏增添了几分传奇色彩。至唐代,提线木偶戏已经成为宫廷戏剧。直到今天,合阳线戏的脸谱仍然延续了唐代的艺术特点。“尤其是这个旦角,鼻头浑圆,嘴唇小巧玲珑,这和唐代初期的女佛像、女菩萨造像一样,显得温柔秀丽,楚楚动人。”肖鹏芳说。

  明末清初,“关中八高士”之一的李灌和线戏艺人过从甚密,对线戏的唱腔、音乐、剧目、服饰做出了较大的改革,使其更趋向于完整化和系统化。至清代乾隆年间,合阳提线木偶戏进入发展鼎盛期,有戏班五六十个。嘉庆、同治年间,规模较大的戏班多次前往苏州、扬州和北京演出。

  “线戏每到一地,就会吸收当地的文化精髓,化为己用。比如流传至今的《打金枝》《西厢记》《秃子闹房》,这些剧目都综合了一些外地的人文风物。正是一线提起天下事。”肖鹏芳指了指剧院戏台上的对联说,“线戏的演绎不限文化、不限地域,艺人双手翻飞,挑动丝线就将天下故事娓娓道来。”

  2 两手“拨弄”古今人

  合阳线戏的表演方法是提线。表演时,在戏台上搭建高约1.2米的长板台,前边用布帐围起,表演时,演员站在布帐后的木台上,手提木偶在帐前表演。提偶的线根据角色的不同,分别为5到10根不等。旦角线最多,除了头、耳、手、腰、脚之外,还有腹及肘、膝等关节处的加线,算下来有十七八根之多,最长的线有4米,操作难度非常大。

  表演时,艺人需要巧妙地运用提、拨、勾、挑、扭、抡、闪、摇等技巧,悬控木偶做出走、跑、跳、坐、骑马、坐轿、舞枪弄棒、抡水袖、踢纱帽、闪官翅等复杂动作,赋予木偶艺术生命。许多动作栩栩如生,如旦角的杨柳腰、步步俏等。

  完成一出线戏,仅有技巧还远远不够。线戏的成功还有赖于制偶匠人的技艺。也因此,肖鹏芳把她的搭档王新兴称作线戏的“灵魂人物”。

点击查看pc网页

今日焦点 更多

图世绘 更多

体育娱乐